惊!她被秦爷锁链加身,囚于牢笼「精彩小说」秦骁沈蔓菁全集阅读

时间:2024-04-02 17:36编辑:猫七

惊!她被秦爷锁链加身,囚于牢笼免费

分类 霸道总裁 主角 秦骁沈蔓菁 作者 用户29463222

简介: 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小说《惊!她被秦爷锁链加身,囚于牢笼》,本小说讲述了秦骁沈蔓菁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

小说详情

惊!她被秦爷锁链加身,囚于牢笼「精彩小说」秦骁沈蔓菁全集阅读

《惊!她被秦爷锁链加身,囚于牢笼》 第2章   第2章 内容试读


回到了房里,他才放开了她,她身上的礼服已经被他撕成了碎片,只剩下贴身的暗紫色蕾丝内衣。

看着白皙雪白的肌肤暗藏在内衣下,她红着脸往后退了几步,惊恐失措的看着秦骁,像是她快要被秦骁看个精光。

“阿骁……今天已经做过了……我受不了的……”

秦骁大手一伸,直接把她搂入了自己的怀里,骨节分明的大手贴在她白皙柔嫩的肌肤上,他的体温迅速的传给了自己。

“啊……不要阿骁……”

她惊呼的叫出了声从,他身上的木质香的香味袭来,娇嫩的肌肤更是贴着他滚烫的身体。

“你不听话,要接受惩罚。”

他的话说完,已经用他修长的指骨掐住了她腰间的嫩肉,她脸上的表情明显变了,疼痛让她小脸扭曲。

“啊……好疼……”

“疼吗?三天内跟秦和煦退婚,不然我让你的腰一周直不起来。”

秦骁低下头,薄唇亲吻着她白皙完美的天鹅颈,灼热的气息吐在了他的颈项上。

熟悉的感觉让她身体发热,想要推开他,却轻松被他解开蕾丝内衣裤。

“听到我的话了吗?”他再一次重复。

沈蔓菁脸上一阵羞愧,白玉的小手捂住了胸前的春光,“不行……”

此刻,房内的气压逼仄,压抑到仿佛能杀死人,秦骁愤怒的脱了西装外套和丝质的黑衬衫,笑着一步步走到了她的跟前。

“不行?我再问你一次,退不退婚?”

秦骁阴沉的面庞布满了阴婺,他抬脚迈出了自己的大长腿,停留在她眼前,阴鸷冷戾的眸光紧紧的锁住了她的脸,阴恻恻的发出了声音。

“我……不……退!”

咬着红唇,她再一次重复,秦骁的大手用力收紧了她的纤腰,已经明显把她勒得很疼。

“很好,不听话的惩罚就是你的小腰。”

冷冽如冰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甚至带着前所未有的怒气,她听到了皮带的金属暗扣被弹开的声音。

一股酸涩上了心头,他又要开始折磨自己了吗?

眼泪噙在了眼眶里,秦骁的皮带接住拴住了她的手腕,疼痛感袭上了她,她的手臂被搭在了他的肩上。

“阿骁……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手腕上会留痕迹,我还要去杂志社上班……”

她的求饶丝毫没让秦骁动容,他坐在床边,唇角勾起了漫不经心的笑意,“只要你答应退婚了,我就放过你。”

她别过了头,一句话不说。

此刻,她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凭什么只要她退婚,他就可以大摇大摆的跟裴时蕾约会,订婚,甚至……

想到他以后不再属于自己,眼泪又忍不住噙在她的眼眶里,她好不容易才让眼泪不掉出来。

秦骁见她还是不听话,他粗粝的大手在她腰间摩挲,眸光变得昏暗不明,好似在想些什么。

“阿洛,退婚或者要你的小腰,选一个……”

她的脸已经憋红,可想到他们之间不正当的关系,她闭着眼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

“我……我这辈子不可能……下辈子,下辈子再伺候你……”

听到她的话,秦骁不觉的轻笑了起来,咬着后槽牙开口,“阿洛,你在外面耍人就算了,还耍到我的头上了?这种画大饼的方式是谁教你的?这辈子还没过完,就想着下辈子的事?”

还没人敢在他面前画饼,她是哪来的勇气,认为自己会接受这种看不着的饼?

被他的话说得更红,她低着头不说话,秦骁却已经勾着淡淡的笑意,双手握着她的腰,开始扭动了起来。

“知道我最喜欢你哪里吗?小腰和腿,都是勾死人的利器,足以要我的命。”

听着他说这么不要脸的话,她已经无地自容,可他也并没打算放开,依旧我行我素。

她拼命的咬着红唇,闭上眼不去看他脸上的表情,他蛊惑人的笑声已经在她的耳边响起。

“怎么了?不舒服?看看你的小脸,多享受啊。”

“我……我没有……我没有……”

否认声里伴随着惊呼的声音,她不敢相信自己已经配合他到这种地步了,他轻松就能带着她步入情爱的世界。

喘气的声音一直持续到了凌晨四点,她的身体实在扛不住了,才被秦骁放开。

看着自己身上的吻痕,她是又羞又恼,可他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还在床边看着苏辰风发来的消息。

【阿骁,明晚七点秦州-蔚元,带上你的小可爱。】

秦骁低头看了满脸怨气的沈蔓菁,才低头吻在了她的红唇上,“明晚阿风让我带你去蔚元。”

她愣了一下,马上摇头,“我不去,我……还有采访要做。”

沈蔓菁开始躲避秦骁的眼神,她明天的确有采访,可白天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拒绝的原因还是明天裴时蕾回来了,她不能让人看到她和秦骁出入那样的场合。

她本来就不太喜欢自己,要不是爸妈坚持留下她,她现在应该已经露宿街头,还不知道被人卖到哪里去,又或是死在那个窄巷子,被野狗啃食。

她不想爸妈知道了伤心,更不想自己变成背信弃义的白眼狼。

秦骁知道她想跟自己拉开距离,但哪那么容易,他的东西,他的女人,这辈子都是。

别的男人休想染指,管他是不是秦家的人,照废不误。

感觉到他的眸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她下意识的拉高了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身体,假意沉沉的睡去。

秦骁这才放下了手机,关上了灯,关进被子里抱着她入睡。

只有她身上那股香味能让他安然入睡,就像以前一样……



一夜她都在做噩梦,梦到有人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朝着她心口开枪,她落入了港城的海中。

被噩梦惊醒时已经是八点钟,身旁的男人已经不知去向,她的小手贴在床上,早已没有了余温。

他就是这样,一夜欢爱之后,从来不给她一点温暖,早上醒来他一定不会在自己身边,而是去了他的禁地,七楼。

曾经她也尝试上七楼,可是才走出电梯,就被他抓住,带回房里狠狠的折磨。

经常因此她被折磨到不能下床。

“裴小姐,您睡醒了吗?少爷在等您吃饭。”

门外传来了管家的声音,沈蔓菁匆忙的下了床,“我睡醒了,很快就下来。”

她说完已经跑进了浴室里冲洗,她梳洗打扮好之后,换上了衣橱里的女装,就走了出去。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衣橱里有那么多女装,从她第一次出现在这,女装就出现在衣橱里,还异常的合身,好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

后来想想,以秦骁的实力,有什么是他打听不到的,只是合适的女装而已。

沈蔓菁才走下了楼,看到秦骁穿着私人定制的深色西装,双腿交叠的坐在椅子上,一手拿着平板一手端着咖啡杯品尝着,矜贵无比。

看着她下了楼,秦骁优雅的喝了两口咖啡,放下了平板,长腿随意的弯曲着,露出了完美紧实的小腿线。

“今天我送你去公司,你今天要采访谁?”

“凌澈,下午还有一个神秘的采访对象,现在还不知道是谁。”

秦骁听到凌澈时表情是舒缓的,毕竟凌澈是他从小到大的兄弟,可她说的神秘采访对象又是谁?

他放下了手里的咖啡杯,深邃的瞳眸眯了眯,阴婺的脸庞迎向了她,“神秘的采访对象?杂志社没告诉你名字?”

沈蔓菁拿起了眼前的面包吃了起来,思绪还停留在做完脸红心跳的事上。

“总编说是天礼观宸的老板,从未露过面,这次是破例要接受采访。”

秦骁敛了敛眉,眸底闪过晦暗的眸光,对这个天礼观宸的老板,他一直很好奇。

港城一向是秦家说了算,外来势力一直很难渗透,突然之间来了这么一号人物,还能把天礼观宸的生意,做到仅次于秦家的华州府宴,这就要对幕后老板另眼相看了。

“那晚上你真的不去?阿风特意叫你了。”

拿着咖啡杯的手顿了顿,她还是摇头,“你忘记要去接姐姐了,我怕被人看到。”

秦骁的瞳眸微眯,这是在跟他置气了?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简单的吃完了早餐,牵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管家看着桌上的早餐,叹了口气,开始收拾起了餐桌。

坐在车上,沈蔓菁的目光一直看向了车窗外,昨晚的事忍不住让她全身发烫,为了安全着想,还是离他越远越好。

秦骁的大手突然抓住了她的小手,逼着她面对自己,“三天内,退婚。”

他再次提出昨晚的事,沈蔓菁的脸色一沉,抽回了自己的手,“不退,爸妈会对我失望,我不要。”

听到她的话,秦骁突然把她拉扯到自己的怀里,骨节分明的大手用力的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面对自己。

“你不怕我失望?”阴恻恻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

她感觉到自己的脸颊被他的手捏的生疼,她的小手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攥紧的手腕。

“三天内,你要是不退婚,我就让裴家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听到他的威胁,她的脸上都是泪珠,“你又欺负我,你明知道我在乎爸妈……”

“我只在乎你。”

他说完,已经低下了头,倾覆间他已经吻在了她的唇瓣上,唇齿相依,咖啡的味道在她嘴里蔓延。

可她的脑子里完全没有这个吻,反而是他刚才那句话。

他只在乎她?

她想问清楚,一双白玉的小手抵在他结实的胸膛上,用力的想要推开他,可他就像一座高山一般,根本推不动。

过了很久,她快无法呼吸了,他才松开了自己,她的红唇已经发肿,可眼眸里都是对他缱绻的爱意。

“你刚才说……你只在乎我吗?”她小声的问他。

“听错了。”

秦骁又恢复了平时的冷静,收回了自己的手,坐在靠椅上,他的眸光没有再看她一眼。

沈蔓菁感觉到一阵酸涩,上一刻还温柔缱绻,下一刻却对她……

他的心真是难以捉摸,或者说,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自己。



中午,她忙完了手上的工作,就接到秦和煦的电话,约她到网红餐厅吃午饭。

秦和煦看到她倩丽的身影,马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笑着绅士的为她拉开了椅子。

“洛洛,今天忙吗?”秦和煦笑容灿烂的对着她开了口询问。

沈蔓菁摇了摇头,礼貌的开口,“不忙,你不忙吗?其实不用专程来陪我吃午饭的。”

秦和煦笑容温润的开了口,从裤袋里拿出了两张电影票,“你要是下午不忙的话……可不可以陪我看场电影?我们相亲还没有去看过电影。”

看着眼前的电影票,她陷入了沉寂,被秦骁知道,晚上会怎么对她?

还没等她回答,已经听到方硕的声音,她开始背脊发凉,放在腿上的小手攥紧了拳头。

方硕十六个小时都跟在秦骁身边,他出现在这里,证明秦骁……他也在这儿。

“和煦,我去下卫生间,等会儿回来答复你。”

她才说完,仓惶的站了起来,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秦和煦抬头看去,只见秦骁带着方硕和一个女人来餐厅吃饭。

女人长得虽然不错,但和洛洛相比,还是不如她。

躲进了卫生间,沈蔓菁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过了很久,才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

她在想到底要怎么跟秦骁解释,却收到了秦和煦的短信。

【洛洛,你不舒服吗?要不是我陪你去看医生?】

【不用了,我只是肚子不太舒服,马上就出去。】

她才回复了消息,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打开了侧格的门,准备出去。

秦骁突然出现在了门口,他唇角噙着笑,把她逼近了侧格。

“阿骁……你怎么会在这儿……”她被秦骁吓得脸色苍白。

秦骁面无表情的关上了侧格的门,低沉戾气的声音响起,他把她逼到到墙面上。

“为什么在这儿?你今天早上说,要去做采访,原来就是跟和煦做采访,你采访他什么?采访他床上技术好不好?”

她被他黑沉的脸和阴冷的声线吓坏了,全身忍不住颤抖,“阿骁,我只是跟他吃饭……”

“吃饭?我说了不准跟他见面,你还跟他吃饭?”

秦骁高大挺拔的身形欺上了她,还没等她说话,已经低头吻上了她的唇瓣,狂野如同猛兽一样侵袭她,撬开她的贝齿,在她嘴里肆意欺负。

“呜……放开……不可以……”

她的手用力的捶打在秦骁的胸膛上,秦骁抓住了她的小手,肆意撩起她的裙摆。

“阿洛,你太不乖了,有了我怎么还能想别的男人?”他眸色认真,声音冷冽的责怪她。

秦骁故意在她的红唇上咬了一口,让她无法动弹。

沈蔓菁的眼尾猩红,眼眸中噙着氤氲的水雾,眼角湿润的要掉出眼泪来了。

“我没有……只是吃饭……”

“我说了不许见他,你是不是听不到?”

她听到金属暗扣解开的声音,身体马上被他控制,她的小手捂住了嘴,生怕自己发出声音,被人听到。

眼泪无声无息的流了出来,面色却无法控制的潮红,白皙的肌肤上更是被秦骁无情的种下了草莓。

过了很久,他才松开了自己,粗粝的大手为她抚去了脸上的泪痕。

“洛洛,别再考验我的耐性,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你要是踩到我的底线,我都会彻底的要你。”

她已经没了力气,瘫软的靠在他的怀里。

电话突然响起,秦骁拿出了她的电话,看到是秦和煦的电话,马上看向了她。

“告诉他,你有事回公司了。”

接过了电话,她才清了清喉咙,接听了电话,“和煦。”

“洛洛,你是不是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吧。”电话里传来秦和煦着急的声音。

沈蔓菁看着眼前的男人,声线颤抖的开口,“我没事,公司有事,我先走了,你别等我了。”

“那……下次我再约你吃饭看电影。”

“嗯。”

说完,她已经挂断了电话,秦骁才满意的松开了她,他在沈蔓菁的红唇上落下一个吻。

“等会儿自己回去,别再跟他见面了。”

她望着秦骁离开的背影,忍不住苦笑,她都已经这样了,也不愿意送她回公司。
"
其他章节
为您推荐
男频人气榜
  • 一致好评万族争霸:弱肉强食的修仙世界喃喃呓语的熊
  • 权力巅峰:我就是靠山快乐小豆豆
  • 纯净 版我妈不爱我罗娴
  • 我,气运之子,开局奇遇不断顾天林清雪
  • 高口碑暴躁女主在线快穿光秃秃的美少女
  • 情感纠葛精修版大唐双龙:我杀敌证道大番薯
女频人气榜
  • 我在修罗场里奋发向上畅销书籍胖胖的橘猫凯
  • 职场: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苑明皙
  • 苏橙陆砚森陆砚森
  • 穿越大商,开局灭十万叛军叶难知秋
  • 江沫絮裴时景已完结?江沫絮
  • 重遇后,太子爷还是对我上头全本谢宁生

有名文学网为您提供最热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为非盈利性个人网站,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于互联网,版权属原著所有,若有需要请购买正版。如有侵权,敬请来信联系我们,我们立即删除。Copyright © 2019-2021 um5.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