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你变甜小说阅读(苏见秋、程淮)全本阅读

时间:2022-06-21 09:57编辑:有名文学网

遇你变甜免费

分类 校园 主角 苏见秋、程淮 作者 程亦清

简介: 遇你变甜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程亦清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小说详情

遇你变甜小说阅读(苏见秋、程淮)全本阅读

《遇你变甜》 第3章    内容试读

夜晚的风依旧燥热。

程淮拎着一袋子的冰棍从商店出来,虽说现在的冰棍味道不错,不过他还是更喜欢小时候经常吃的那种。

程淮从小就被送到父亲的朋友那儿做强身健体的训练,长跑短跑都是家常便饭,夏天极热,程淮每次训练完都期待着母亲带着他最喜欢的冰袋来看他。

他总喜欢先把冰袋敷在额头上降温,然后等到半融化的状态时才吃。后来母亲接手外公的生意越来越忙,时代变迁,这种美好只能留在童年记忆的最深处。

男生宿舍的吵闹声不小,宿管阿姨已经扯着嗓子讲了好几次了。

刚刚解决了五支冰棍的周奇现在又抱着一堆面包和牛奶,一边吃一边刷手机。韩斌戴着耳机不知道在看什么笑得贼兮兮,估计是什么少儿不宜的视频。

程淮睡在上铺,双手抱头,望着天花板。

宿舍一共四个人,陈飞旭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程淮用鼻子想都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许如清也在江城大学,陈飞旭那情窦初开的小心思都在她身上。

三人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发小,许如清作为唯一的女孩,程淮和陈飞旭从小就护着她。

然而,陈飞旭喜欢许如清。

一天的训练,身体的肌肉在此刻才得到瞬间的放松,运动消耗量太大,下午吃的那些东西早就消化光了,程淮摸着有些咕噜咕噜叫的肚子。

陈飞旭突然飞奔回来,吱哇乱叫。

“喂,哥几个饿不饿?”陈飞旭喘着气。

“你去哪儿了?”韩斌问,“从解散之后就没见到你。”

程淮知道他去哪儿了,不过没吭声。

“你别管我。”陈飞旭摆摆手,然后说,“我刚才在外面发现宿舍后面的围墙特别低,我好奇地去看了看,结果后面是小吃一条街啊,要不要出去撮一顿?”

周奇咬着面包,举手示意:“我、我要吃。”

韩斌无语:“你还吃啊,小心撑死你。”

周奇脑子里只有吃,所以不在意别人的揶揄。

韩斌摸摸自己瘪掉的肚子,也有点心动。

陈飞旭仰头看了看一直没说话的程淮:“哥们,去不去?”

程淮没说话,只是摆了摆手。

陈飞旭明白,瞬间笑了,两人打小就一起搞出不少的幺蛾子,每次都是陈飞旭主动带头,程淮面上不说,其实一个动作就和他勾肩搭背在一起了。

何况,程淮也是真饿了,食堂这个点也关门了。

“那就别废话了,赶紧走吧。”陈飞旭催促。

“唉,那苏教练要是发现了,我们怎么交代啊?”韩斌还有点理智。

程淮这时已经从上铺跳了下来,说道:“你先好好想想你的肚子怎么交代吧。”说完潇洒地离开了宿舍。

宿舍楼后是一条杂草丛生、黑不溜秋的小道,什么也看不清,本来是有一盏路灯的,结果前两天还坏掉了,这地方没有人流走动,学校也没着急找人来修。

陈飞旭打的前阵,程淮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围墙的确不算高,也就刚刚过头顶,这对几个身体健硕的男孩根本不成问题,双手拄着墙壁,双腿提劲,再加上后面帮忙助力,轻松翻越。

小吃街里种类繁多,烧烤摊上的孜然香气刺激着味蕾,徐徐上升的白烟在小摊上挂着的白炽灯的照耀下特别清晰。

几个人不敢在外停留太长时间,万一一会儿宿管阿姨临时查寝,又不好交代,虽然嘴上说着不怕,但是一旦被苏教练给逮着了,也会被好一番惩罚。

打包了烧烤和小啤酒,几个男生准备原路返回。

陈飞旭和韩斌先跳了过去,程淮和周奇拎着大包小包的食物等着前面两人的接应,等了半晌,也没有听到陈飞旭和韩斌的声音。

程淮耐不住性子,小声喊道:“飞旭,你干吗呢?”

没有回应。

程淮微微皱眉,这小子该不会临阵脱逃当孙子吧?

周奇有点害怕,尤其周围还挺黑,只有清亮的月光落在低低围墙上。

程淮把手里拎着的东西全部交给周奇,交代道:“你先在这边等我一会儿,我先跳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周奇有点怕:“你不是要把我扔在这儿吧。”

“不会。”

“你千万得回来啊。”

程淮一向被别人说头脑简单,但这次他总算遇见一个比他头脑还简单的。程淮保证后,往后倒退了几步,借着冲刺的力量直接跳上了围墙的最顶端,调整方向,然后一跃而下。

“我去。”程淮重心未稳,身体摇晃了几下,便被一只有些冰凉的手直接抓住了手臂。

那双手冰冰凉凉的,攥着自己健硕的手臂,程淮用了几秒的时间才猛然感觉这好像是一只女人的手,他后背瞬间发凉。

这夜黑风高的,不会是遇见传说中的校园女鬼了吧?

程淮心里凉飕飕的,正巧有阵应景的小凉风吹过,他提着胆抬头,就看见离自己两三步远的韩斌和陈飞旭。

两人排排站,一脸严肃,看到程淮看过来,陈飞旭向他挤眉弄眼。

程淮没动,只用余光扫了一下还抓着自己的人。

白色的衣角,有点莫名的熟悉是怎么回事?

“后面还有人吗?”那人问道,声音清淡冷漠。

身后是个大活人,不是鬼。

程淮怦怦跳的心脏这才消停下来,慢慢转过头,便对上一双清冷的眼睛。

苏见秋扫了一下程淮,然后又扫了一下老实站着的二人组,又问了一遍:“后面还有人吗?”

“有人,有人。”陈飞旭老实交代,“医生,后面还有一个呢。”

“让他赶紧进来。”苏见秋松开程淮的手。

苏见秋穿着一身雪白的大褂,在昏暗的夜色里尤其显眼。

她只是按时去找苏城做简单的身体检查,职工宿舍和学生宿舍离得不远,她的听力向来不错,隐约发现动静,于是走过来看看,没想到就被她撞见了这样的场面。

四个男生排排站,周奇的手里还拎着烧烤和啤酒。

苏见秋打量了一番,然后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依次在四个排排站的男生脸上扫过。灯光太过刺眼,他们下意识地偏头躲开,只有程淮没有,反而直视苏见秋探究的目光。

“说吧,你们这么晚不在宿舍睡觉,在这儿是怎么回事?”

语气有点严肃,惹得程淮心里一惊,他下意识地往周奇身边挪了挪,试图挡住身后的“违禁品”。

“拿出来。”苏见秋察觉到程淮的小动作,厉声道。

“医生,您别啊……”陈飞旭一脸委屈。

“快点。”苏见秋不听,催促道。

周奇只好把身后的一大袋子东西拿出来。苏见秋把光往地上移了移,是一大兜子的烤串、啤酒等食物。

“你们不知道,运动员是不能吃这些非健康食品的吗?”苏见秋皱着眉,厉声说道,“还有,这么晚翻墙也是破坏了学校的规定,你们这是不为自己的人身安全负责。”

“前几天胳膊的事是没给你长记性是吧。”苏见秋看了一眼韩斌,“是不是再疼一次才能长记性?”

韩斌连忙道:“没没没。”

“还有你。”苏见秋看向程淮,“过量的训练本来就已经造成你的脚踝组织负重,还敢翻墙,是不是不想训练了?”

“没有。”程淮心虚,低着头闷声道,“其实我们就是饿了。”

苏见秋闻言,没了脾气。以前苏城也是这样容易饿,因为常年训练大,所以饭量比一般人大很多。

她利用微弱的灯光仔细打量着程淮,男生的眉毛很浓,眼窝有点深,唇色很浅,虽然精神气很足,但面色还是有些不好,估计是长期的训练导致的营养不足。

其实苏见秋对这个人并不陌生。

她记得他叫程淮,那个在一沓特招材料里,被苏城研究了好久的学生。

之前苏城在进行招生的时候,从江城中学回来后,总是念叨这个名字,他赞赏这个男孩子有很强的运动爆发力,虽然基础并不如其他中学招进来的人实力强,不过苏城依旧决定选择他。另一个是实力和爆发力都稍差一点,态度却十分认真的陈飞旭。

苏见秋瞄了一眼站在程淮身边的人,也认出了陈飞旭。

一时间寂静无言,程淮突然抬头,和苏见秋的视线在微弱的光线中触碰在一起。

左手的手腕上还残留着某种触感,苏见秋在慌乱之中为了稳住他的重心时抓住了他的手,那种温热柔软的感觉此时开始慢慢发酵。

程淮也搞不懂,为什么心脏会有点怦怦乱跳的感觉。

难道他还没有从被误以为是女鬼的恐怖余韵中缓过神来?

苏见秋沉思许久,然后淡淡开口:“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你们也当没有见过我。”

陈飞旭和韩斌瞬间雀跃起来,连忙弯腰道谢。

周奇也默默地提起了放在地上的袋子。

只有程淮傻站着,思绪还未回神。

他们刚准备离开,脚只迈开了半步,苏见秋就打断了他们离开的步伐:“但是……”

苏见秋看向周奇手里提着的食物,拿出作为医生的基本素养,交代道:“这几袋东西你们不能带走。作为备选运动员,尽量少吃这些垃圾食品,而且训练期间,不能饮酒。”

苏见秋又说:“没什么事了,你们可以走了。”

四个男生被大赦,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陈飞旭推着韩斌和周奇赶紧走,周奇临走时还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放在地上的烧烤。

“你怎么还不走?”苏见秋见程淮没动,皱眉道,“是想让我改变主意吗?”

程淮站在原地迟迟没动。

“没……没有,我们马上就走。”陈飞旭往回走了两步,拽了两下有些发愣的程淮。

“对了。”苏见秋突然说。

程淮回头看她。

“绕着综合楼后面走,我刚刚看到教导主任去小树林那边查岗了。”苏见秋好心提醒,“如果你们跳窗户的时候非常倒霉被宿管阿姨抓到的话,你们可以说来医务室拿药,错过了关寝时间。”

苏见秋又说:“我会和她们打好招呼的。”

程淮愣愣地看了她几秒,听她把话彻底说完,这才挪着缓慢的步子离开。

“刚刚真是好险啊。”回到宿舍,陈飞旭忍不住唏嘘道。

“是啊,差点被抓到了。被宿管阿姨抓到还好,这要是主任和教练知道了,我们明天肯定少不了忏悔书和体力惩罚了。”韩斌也感叹。

上次有几个体育生犯了队里的规定,苏教练惩罚的一百个俯卧撑还历历在目。

周奇突然说:“我感觉这个医生是有心放过我们的。”

“你这么说,我也觉是,她还特地提醒我们不要和教导主任撞上。”韩斌说。

程淮若有所思地听着,一直没有插话。

“可是,我们到手的鸭子还是飞了。”周奇摸着空荡荡的肚子,开始想念被没收的食物。

“算了,我们还是在梦里享受大餐吧。”韩斌也跟着附和。

“她真的不会出尔反尔吧?”陈飞旭像诈尸一样突然冒出一句话。

韩斌被勾起了担忧的神色,不确定地说:“应该不会吧?”

周奇插嘴催促:“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得睡了。”

陈飞旭喘着气,似乎还想说什么。

程淮闭着眼,睫毛微微颤了颤,然后漫不经心地插了一句:“她不会这么做的。”

“为啥?”韩斌疑问道。

“我也不知道。”程淮突然睁开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

其他三人齐刷刷“嘁”了一声,然后不再吱声,准备睡去。

只有程淮,右手默默地抓住了自己的左手手腕,好像那股灼人的热度始终没有褪去,他身上还依稀残留着她送的铁打药水的味道。

另一边。

苏见秋看着地上的几袋东西,正想着怎么处理。

这时,电话响了。

“怎么还没过来?”苏城正等着她呢。

“遇上点小事,耽搁了时间,我马上过去。”

“别了,还是我过去找你吧。”苏城问,“你在哪儿呢?”

苏见秋告诉了他。

苏见秋拿下耳朵上的听诊器,然后又替苏城量了血压和心跳,最后又替苏城揉了揉腿。

“别把我想成了七老八十的人了,我还没有那么脆弱。”苏城活动了一下身体。

每一个星期,苏见秋都会替他做一个简单的社体测量。每一个月苏城都要去医院做全身测量,这是从苏城出事那年起就开始循规蹈矩要做的事情。

但是从前年苏城开始任职江城大学田径队的教练后,他去医院的频率开始变成三个月一次,只是苏见秋不放心,每周一次的基本检测说什么也不能妥协。苏城犟不过她,只能老实地接受。

“你是还没有七老八十,你明明连三十岁都不到,身体却还不如一个五十岁老大爷。”苏见秋叹了口气,自责道,“你现在所承受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

她语气听着清淡,可是说出口仿佛又千斤重。

苏城看着她低垂的脸,不知道怎么安慰。

苏见秋性子太固执,一旦认定的事很难回头,她现如今的转变,几乎是用了他一条命换来的。

如今她又深深陷在对自己的自责中,无论他说多少遍不关她的事,她都认定是自己害了他。

苏城劝不动,就只能任她安排。

“傻丫头,我现在可不能少了你的照顾。”苏城笑。

苏见秋忍住眼中酸涩,保证道:“照顾你一辈子我都愿意。”

“真是个傻丫头,你以后还要嫁人呢。”苏城说。

苏见秋不愿意听这个话题,直接问他腿疼不疼。

苏诚说:“没事了,这几天都是艳阳天,一点疼痛感都没有。”

苏见秋点点头:“那就好。”

 

其他章节
为您推荐
男频人气榜
  • 皇叔竟是宠妻狂魔佚名
  • 执着是爱的通行证庭前花
女频人气榜
  • 大佬非要把我宠成小祖宗柳小小
  • 女将军请上棺佚名
  • 大佬前妻在线撒野佚名
  • 四个夫君香奈儿不香
  • 平生只对她服软明珠
  • 职场逍遥王八方来财

有名文学网为您提供最热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为非盈利性个人网站,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于互联网,版权属原著所有,若有需要请购买正版。如有侵权,敬请来信联系我们,我们立即删除。Copyright © 2019-2021 um5.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