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最强枭士林云完整版 (林云叶婉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古代最强枭士林云完整版 )林云叶婉清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古代最强枭士林云完整版)

时间:2022-11-22 17:27编辑:极品哥

古代最强枭士林云完整版免费

分类 言情 主角 林云叶婉清 作者 林云叶婉清

简介: 项羽犹豫不决,知道自己做事好冲动,意气果然往往都是一时鲁莽,不如先听哑父之言,如若不成,再全面出击,当下点头道:“章邯将军,请派一支万人队打先锋闯阵,不可涨他人志气先灭自己威风,倘若能破开一门,我方大军便随后出发.”章邯万分无奈,心中鄙视一番,只好硬着头皮道:“聂辉,先锋主将,严颌副将带兵一万,率先破阵.”他点一名秦将,一名楚将,免得大败而回指责自己部将无能.“出发!”项羽冷酷无情,只想着成败,任...

小说详情

古代最强枭士林云完整版  (林云叶婉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古代最强枭士林云完整版 )林云叶婉清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古代最强枭士林云完整版)

《古代最强枭士林云完整版》 第6章    内容试读

项羽对着盟军阵前暴喊了几声,依然不见林云的身影出现,更料定一点,那就是林云肯定另带奇兵在某处埋伏,准备来个突击出其不意,章邯,陆渐离等秦将相互对视,心中想到一旦进攻,楚军肯定让他们这支降兵来打头阵,万一进入阵中等若羊入虎口,只有任其宰割的份.
两军又僵持起来,只要楚军发动进攻的命令,战事便会立即燃烧起来.
叶晚晴淡淡道:“兵法有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传令……樊将军叫阵!”
樊哙听到自己被钦点出阵,高兴坏了,纵马驰出八卦阵,横矛立马,虎目圆瞪,朝着楚军骑兵大吼道:“有种就派兵冲过来,樊爷爷在此恭候,没胆就趁早滚蛋!”
项羽闻言怒道:“谁去替本将军除掉这厮!”
“龙且愿往!”龙且拍马驰不出阵列,带领一千人马扛着大旗冲过去助势.
樊哙哈哈大笑,转身左顾右盼道:“车阵强弩准备……放!”
“嗖嗖嗖~~”
几十辆战车同时放箭,劲道极强,射程远,一阵破空疾响,如雨点般落向骑兵冲锋的楚兵身上.
“啊…啊……”许多楚骑中箭,被射落马背摔起半丈,牢牢钉在地上,箭羽的劲力这才消去.
龙且连番遇险,差一点被射中,立即下令撤回,想不到龙军的弩弓的射到如此远.
项羽见状大怒道:“又中龙军计也,气煞本霸王,全线准备进攻,共讨盟军!”一声令下决定了双方将士的命运,看来项羽真的激了.
“不可!籍儿不可意气用事,不若先派一支前去试探敌军虚实,探清盟军的实力,再想破敌之计不迟!”范增老奸巨猾,也只有他才能随便想出一条以牺牲将士为鱼饵的毒计,可知此人凡事欲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此话一出,陈平,章邯,季布几人眉头一皱,暗忖范增实在心狠手辣.
项羽犹豫不决,知道自己做事好冲动,意气果然往往都是一时鲁莽,不如先听哑父之言,如若不成,再全面出击,当下点头道:“章邯将军,请派一支万人队打先锋闯阵,不可涨他人志气先灭自己威风,倘若能破开一门,我方大军便随后出发.”
章邯万分无奈,心中鄙视一番,只好硬着头皮道:“聂辉,先锋主将,严颌副将带兵一万,率先破阵.”他点一名秦将,一名楚将,免得大败而回指责自己部将无能.
“出发!”项羽冷酷无情,只想着成败,任由士卒去送死.
聂辉,严颌统兵一万,喊杀着驰向盟军的阵列.
樊哙冷笑道:“找死,准备……放箭!”
一阵破空急响,箭羽漫天射出,同时阵中一万弓箭手也向前方放箭,眼看一万楚(秦)军冲到敌阵前时只剩下四五千人,樊哙掉马回阵,战车被外层士卒围在阵内,并以双层盾牌挡得严严实实,身后便是长枪手,有敌人靠近,直接刺出守若金汤.
聂辉,严颌带兵靠近,见圆形阵法的外层无懈可击,每隔一段弧度,便有一处空门可以进阵,二人各带两千多人分进两门,等楚军一进阵中,八卦门顿时围拢封堵,十万人的阵法将四五千敌兵完全困入其中.
“杀啊~~”灌婴,虞子期带精锐从阵中反扑过去,如狼捕羊,一阵屠戮,这支有秦兵改编的楚军完全被宰割,毫无还击之力.
很快,一盏茶的工夫,闯阵的楚兵被全部歼灭剿杀,聂辉被灌婴一枪刺死,严颌被虞子期打成重伤,当场生擒住,一场战斗很快就结束了.
楚军所有将领一时都震惊住,一万人马就这样全部折损了,也太快了吧,倘若剩下的十万大军全部冲杀过去,会不会只有十盏茶的工夫?
“难道外围的士卒都是各路义军做幌子,中间潜伏的才是龙军的真正实力?”陈平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范增深吸一口气,说道:“小心阵中有诈,既然他们布阵采用被动的守势,咱们便以静制静,先不出兵,退后一里待命,做好防筑随时准备迎战,静观盟军如何变动,让若他们进犯,咱们以静制动改攻为守,假如盟军后撤阵脚散乱,我军便衔尾追击,不予对方从阵法上见长短.”
项羽在此人也只有听从这‘哑父’的话,但他想不通林云为什么不现身,起疑问道:“林云不现身,现在盟军主帅是谁?”
有个死里逃生的楚军小将喘着粗气回道:“盟军正中的主帅似乎是一位白衣仙子!”
“白衣仙子?”众人都震惊了,难道真是仙女?
陈平明白过来,解释道:“此女可能便是当世三大才女之首‘冰美人’ 叶晚晴,世人都称她为[玄女],因为这奇女子生性高洁,酷爱天文地理,奇门遁甲之术,擅长布阵和旁门左道,属于道家学派,既得林云如此信任,委托指挥重任,想必有过人之处!”
叶晚晴与李月瑶齐名,只是学术所精不同,范增,项羽,季布,章邯等人都见识过李月瑶的才学和美貌,自然能联想到这 叶晚晴是何等超凡脱俗的人物,称呼她仙子一点也不为过!
范增心中暗叹:楚军中缺少了一位精于阵法之人,陈平推举韩信,却败于函谷关,至今下落不明,而老夫我精于阴阳谋略和政史纵横之论,对于奇门遁甲,五行玄术了解不细,应用于带兵之道就更少了,看来还需要一位布阵破阵奇人辅佐楚军啊!
项羽咬牙切齿,被迫下令暂时后撤,阵型保持不乱,正面仍与盟军对峙,互不放松警惕,后面队伍在移动,靠近鸿门营地,方便物资粮草食物的供应.
盟军原地不动,也依旧保持八卦阵型,核心主帅 叶晚晴传令道:“各义军分别抽取五百人马到阵后面安营扎寨,搭建自己军队的营帐,其余人等原地待命,与楚军继续对峙,我方援军很快便到,看谁能挺到最后!”
魏豹,韩广,田荣等义军首领都被玄女的才智和美貌所折服,均想谁得此女何愁天下不得?义军诸将瞧着 晚晴淡雅的仙姿,飘逸如神的气质,一阵心醉神迷,奈何她是林云的女人,就是有贼心也没贼胆跟名震天下的沛公抢夺女人啊!
叶晚晴和张良及二十九名铁卫退出阵外,来到队伍后方,亲自交代八支义军小队和一千龙军搭建营帐的布置方位,按照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融合八卦九宫建造一个暗喊阵法的营地,让楚军不敢轻易来偷袭.
楚军与盟军从正午对峙到黄昏,谁也不派兵进攻对方,夜幕降临,两营火把通明,阵前也烧起篝火,互不敢进犯,两军将士原地吃完饭,遥相对望,项羽手提方天画戟,坐在乌骓马上来回骑走,难以忍耐,气愤道:“大丈夫死则死尔,还等什么,气煞我也!”
第265章 叶婉清现身
鼓声雷动,金戈铁马,将士军前百战死,美人帐下犹歌舞.
鸿门楚营,一顶芙蓉帐外,伫立着一位绝世芳华的女子,娇弱纤纤,楚楚动人,玲珑优美的身材散发着秀气无伦的风韵,柔柔的目光盯着远方,轻轻一叹:“又有战事了,唉,千万别再有人死伤了.”
女子似乎厌倦了世间的争斗,若是项羽在她面前,一定会激动地唤上一句:“妙戈!”
妙戈,是她遇见项羽时起的名字,当时战乱,四处都是秦兵,为了掩护名姬身份,怕被秦兵发现她,才取了‘妙戈’的名字,那她的真名是什么?又是什么人呢?
她便是当世四大名姬之一,有‘东虞’之称的楚美人叶婉清.
叶婉清被林云从秦兵皇陵中更救出后,一见钟情脱身于林云,二人在归返彭城的途中,遇见了郭敬一族正被秦兵追杀,林云挺身而出意气相救,舍命断后,托付郭家照顾叶婉清,谁知两个月后,林云一直杳无音讯没有回去寿春,叶婉清思念情郎,终日茶饭不思,以泪洗面,最后按捺不住,悄悄溜去郭府独自向西行,去寻找她的丈夫林云.
无巧不成书,叶婉清在往西途中几经艰辛,还差点被山贼凌辱,恰好遇见了刚踏入中原的项羽带领三万项家子弟到寿春寻找李园和项梁,于是救了她,项羽爱慕叶婉清绝世美貌,便金屋藏娇保护起来,叶婉清恢复体力后仍想着去找她的男人林云.
项羽一边答应派人去帮她寻找,一边以温言软语安慰,起初项羽以为她要着的人只是个无名小卒,等手下找到后重金打发了或者杀人灭口一了百了,可是他错了,发现那林云名气越来越大,而且在寿春外还亲自相逢交过手,当时项羽心中妒忌,怎么舍得把这么柔情似水,绝代芳华的好女子拱手让给他人,而且还将是他争天下的强劲对手.
所以,项羽想出了狡猾心计,跟叶婉清撒谎说林云下落不明,早被秦兵杀死了,同时严谨军中任何人谈话中提起‘林云’三个字,否则格杀勿论,周围项军都说大漠匈奴语,特别是侍奉她的婢女,都经过再三教化,安插在叶婉清身边来软化她坚贞的思想,叶婉清答应不做傻事,但也绝不陪他同房,直到有一天她完全忘记前夫,万念俱灰为止.
今日,她伫立帐前,仍不清楚,项羽带兵对抗的敌人,正是她丈夫林云的部将.
她的心念如一泓清水,完全没有任何污染,对世间权谋于争斗根本不敢丝毫兴趣.
玉颊微瘦,痴情独憔悴.
风卷残云,淡看世间权贵与成败.
忽然,脚步声响起,叶婉清察觉后婀娜转身,在她的视线中出现一位绝代佳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超乎凡尘的气质,腰间佩戴着一柄花纹古剑,显得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在仙韵气质上,自己亦觉得逊色三分,楚营中竟有如此仙女子.
这女子不时别人,正是三才女之一,李月瑶!
“你好…”叶婉清容仪婉媚,十分有礼貌.
李月瑶目光闪烁着扣人心弦的异彩,注视着她,问道:“你是叶婉清姑娘吗?”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叶婉清在营中一直用‘妙戈’之名,从未提过自己叫叶婉清.
李月瑶见她承认了,惊喜道:“我受林云之托,进楚营中来寻你,原来你一直在项羽营中,难怪林云他派人寻遍天涯海角都找不到你的芳踪!”
“龙……天……羽,他…他还活在世上吗?”叶婉清浑身发颤,语无伦次,脑海嗡地一片空白.
………
此刻林云,依依,张云三人随着王陵进入正厅,其余人在厅外守候.
王陵唤婢女奉上香茗,林云坐在主宾座位,依依,张云作为贴身侍卫般伫立在他的身后.
“不知雨先生身为燕地墨徒,为何远来咸阳,找上本将军?”王陵开门见山的问道.
林云押下一口茶,淡淡笑道:“墨家一向提倡‘兼爱’‘非攻’,反对人对人的压迫,反对不义的掠夺战争,本来墨门中人自从始皇统一天下后,分成若干支流派,虽不停对暴政进行反抗,但一直没有采取大规模行动,今日林高权衡朝野,派出此刻不断暗杀我墨徒游侠,哼,这时杀手组织[黑网]对墨家的公然挑衅,我们来到咸阳,便是对付林高林成和杀手行会而来.”
王陵剑眉紧皱,好大一会儿才舒展下来,冷静道:“你们真的是为对付林高林成和[黑网]而来?”
林高自始皇帝驾崩后,独揽大权,嚣张跋扈,将二世胡骇视为傀儡,大肆残害忠良,罪恶滔天,许多正义游侠都在找机会刺杀他,尤以九江一带复国组织卫三公子最为热衷,不停派剑手混入咸阳行刺林高,却都被林高身边护身影子剑客击毙,无一成功,王陵心想这次墨家能出动高超剑手,把握更了一些.
他对林高恨之入骨,早有诛除之心,一方面受阎乐禁卫军的牵制,对付林高便力不从心,一个不好会满盘皆输,王陵铁骨铮铮不畏死,却不想鲁莽送命,毕竟这还关系到整个大秦的兴亡,此时听到墨门中的高士要出手对付林氏一族,焉能不暗庆幸,终于来了帮手!
但凡事都要谨慎,计划天衣无缝,成功把握才会更高,光靠几个厉害剑手是远远不够的,难以一下搬倒林高和黑网.
打毒蛇要一下打住要害让其难以翻身,不然弄不好回头就是一招致命反噬.
王陵自然明白这些深入浅出的道理,试探问道:“不知雨先生有何具体计划?要知道[黑网]组织包括内网和外网,内网由林成一手培养出来的义子,绝对的忠诚,至少有几十人甚至上百,个个剑术绝对堪入一流;外网包括各地成名的剑手以赚钱为目的,只接任务换金银钱两,成员身份复杂无比,数量也最庞大,不亚于墨门和复国组织,只靠你们几人,恐怕解决不了大问题!”
林云微笑道:“灭林氏,天伐之,不只是我们几个人的事,相信在朝中也有不少人欲除掉林高林成而后快,包括新登基在位的秦王子婴,所以,这件事须从长计议,结合一切力量,否则林氏篡权与墨门何干?”
王陵眼珠一转,反复思考着其中利弊,同时也暗叹这位雨先生大不简单,深藏不露,无奈只好自己先摊开道:“墨门究竟会派出多少一流剑手?至少要与骆翔一个等级的,据说刺客行会[黑网]中的杀手,分金牌,银牌,铜牌三等,金牌刺客相当于一流剑手,银牌刺客相当于二流剑手,铜牌刺客相当于三流剑手,在本府上算得上一流剑手的总共有七人,结果一下子就被骆翔先后废了三人,看来他应该属于金牌刺客中的佼佼者.”
第266章 千古红颜
叶婉清难以相信,令她魂绕梦牵伤心欲绝的丈夫竟还活在世上,深邃的眼眸中泪花翻滚,哭泣着问道:“你……你句句可是实言,林云……林郎他真的还在世上,并托你来找我么?”
李月瑶受她感染,也有些鼻酸,点了点头道:“不错,林云他自从上次与你分别后,去到沛县时爆发起义,高举推翻暴秦的旗帜,各地遥相呼应,纷纷跟随着他起义抗秦,并推举他为‘沛公’成盟军之首,他曾亲自带人专门到寿春去接你,却发现你已离开了郭府,随后又派人去各地寻找你的下落,可惜一直以来都杳无音讯,为此,林云他不止一次难过神伤.”
“呜呜…”叶婉清娇躯在颤抖,香肩不停**,泣不成声:“林郎……林郎他……一定很想我……我也时刻在想他,只怪我找他不到……呜呜……”
李月瑶有些疑问道:“你……怎么会一直待在项羽营中?”
叶婉清虽然痴情出了名却并不傻,而且还十分聪颖,顿时回想起项羽的话,脸色煞白,满含怨气道:“项羽!是他……他欺骗了我!他说……说林云早已被秦兵杀害了,想不到沛公竟是我的林郎!”
李月瑶似乎早有预感,气愤停道:“这个项羽,是在太卑鄙了,竟然说林云给秦兵害死了,实在太气人,把你骗在这儿,害得林云时刻担心挂念你,虞姊姊,跟我一起走吧!”
“妹妹怎么称呼,听你的语气似乎与林云的关系不一般?”叶婉清有些奇怪,眼前的这位女子美貌和气质依稀在自己之上,当世罕见得很.
李月瑶脸上一红,如美玉生晕,道:“我姓李名月瑶,现已托身与林郎,从此,咱们便是好姐妹了.”
“啊?难道你就是三才女之一的‘玉泉女’李月瑶,难怪如此惊艳,原来你也是林郎的娇妻了,看来林郎的魅力真是无人能挡啊!”叶婉清得知林云仍在世上,而且功成名就,由忧转喜,破涕为笑.
李月瑶嫣然笑道:“你还不知道,林郎已成为当世第一奇男子,盖世英雄,全天下的义军都由他统领,秦朝名存实亡只剩下咸阳一带,函谷关以东的江山全部脱离秦统治,暴政就要灭亡了,天下即将安定,虞姐姐,你随月瑶一起离开楚营吧!”
叶婉清想了想,摇头道:“项羽派有三十名铁卫随身保护我,刚才去给将军送食物,还有几人被我支开,很快就都要回来了,四周都是岗哨很难走开,我先不走,毕竟项羽救我一次,我要当面谢过他,然后质问他为何要欺骗我,顺便跟他告别,再回到林郎身边去.”
李月瑶担心道:“这……你若跟他说明,项羽未必会放你离去.”
叶婉清对世俗了解过少,天真道:“我与项羽有约定,不可强求我的去留,既然他骗我在先,我又岂有不走之理,就是他用金山银山,刀刃架脖,我也绝不动容!”
这就是叶婉清,一个温柔纤弱却又坚贞刚烈的女子.
李月瑶也没想到面前这位弱质纤纤,温柔婉转的名姬女,对待爱情竟如此坚贞不渝!
“那我也留下,有个照应,一旦项羽不放你,我便救你出去.”
“月瑶妹妹,不必了,我一直不知道沛公就是林郎,我曾问他与谁开展,他告诉我,一方是秦军,一方是叫刘邦的沛公;你快回到他身边,告诉他姬儿在楚营中,免得他担心你我!”
李月瑶想了片刻,叹了口气道:“我若一走了之,项羽必定知道是我通风报信,说不定他会兽性大发迁怒我爹,到时以下犯上谋反;若将你在此的信息传给林郎,他会乱了阵脚,无法全力对付项羽和秦军,反而容易遭受败绩,因此,我还不能马上去,至少要等把你安全送回林郎的身边.”
叶婉清乃性情中人,听了月瑶一番话,十分感动,握住她的手,颤音道:“月瑶妹妹,谢谢你!”
李月瑶微微一笑,自己这次为夫君做了一件重大“贡献”,找到了他朝思暮想的红颜知己.
“林郎……我就要回到你身边了.”叶婉清热泪盈眶,望着残云,心中一叹.
………………………
咸阳大将军府.
林云听过王陵一番解说杀手行会的实力,满不在乎道:“金牌刺客,在我手中过不了三十回合,看来‘黑网’也不过如此.”
王陵摇头道:“非也,像阁下这般出神入化的剑术的确含有,恐怕已经直逼用剑宗师的级别,而黑网中还潜伏着几位绝顶高手,被成为‘白金刺客’,专门对付一些狠角色或某行馆宗师人物,如身份相当于雨先生这般.”
林云衡量一下自己三十六名铁卫,都是二三流剑手,称得上一流剑手的有夏侯婴,虞子期,张云,葛离,郦商五人,萧川,虞峰二人也勉强入选,郭涯,薛延几人都在二流剑手之间,像灌婴,樊哙,周勃等人都是军中大将,没有正轨学过江湖剑术,不算剑手行列,因为巧妙的剑术与战场冲锋陷阵厮杀完全不同,大将用作剑手实在太浪费人才了.
“黑网的杀手遍布各地,咸阳总部未必有多少刺客停留,估计以‘内网’的人居多,既然咱们没有那么多一流剑手,但以重兵围剿,战术配合,要将刺客一网打尽也不算太难,毕竟军队成千上万人,军律性强指挥有度,而剑手各自为战,一旦几千人冲杀上去,几位一流剑手的阻力完全可以忽略!”林云分析着眼前形势和黑网的实力.
以林云目前超级一流境界的身手,最多能独挡一千人马,这还是在敌人不放箭不用车骑的情况下,纯以短柄宝剑交手,换作一般的一流剑手,二百名强壮的士兵足以将他围杀,毕竟这个年代的剑手仍是外家功夫,还不像武侠小说中描写的会先天内功,剑气杀人的境界,所以要对付黑网,最好的办法就是动用军队.
王陵冷笑道:“这一点难道我会想不到么?但咸阳可不止我一个将军,兵权更不在我一人之手,最强的莫过于都骑和禁卫军,都属于阎乐掌管,他是林高的女婿,一向要把我们这些亲族老将军除掉,我若能调动手下部将,在咸阳横冲直闯,早被都骑和禁卫军诛除了,再说不到万不得已,没有秦王的命令,我岂敢擅自在皇城内调兵,倘若围剿林成阎乐不能一击斩除,说不定会被林高反扑,给我定个谋反的罪状诛连九族!”
林云说道:“既然如此,将军可否为在下引见秦王,此刻比起你我更想除掉林高林成阎乐一系的人非秦王莫属,你们君臣与我墨门游侠合力,不会斗不过他们!”
“这……”王陵陷入犹豫,事关重大,他也不敢轻易许诺.
“王将军,这也是在下此行的意思,靠我们游侠力量和将军的家将难以对付如日中天的林氏,只有找秦王,他刚登基身处险境如履薄冰,若不反抗必然沦为林高傀儡,王将军作为军方中流砥柱,当为君王分忧,我墨徒为的是信仰和兼爱,正好联手!”林云词锋犀利,咄咄逼人,令王陵深感大义所在.
“雨先生,此事绝非小事,一旦事情败露,后果不堪设想,这样吧,你们几位先在府上歇息,容我考虑一番,黄昏时分进宫面见秦王,若得陛下首肯,我再引你入宫商议不迟.”王陵终于肯迈出第一步了.
林云站起身来,笑道:“只要不是囚禁我们,好吃好喝,多住几日无妨!”
王陵也站起来失笑道:“哪里的话,雨先生是敝府的贵宾,可以随时自由出入,方便联系其它墨者,共举大事除掉林高,然后再对付城外的各路义军.”
林云微微一笑,除掉林高劝子婴投降我林云,不费兵卒掌握咸阳才是此行的目的,其它的事我可就不管了,谈笑间,战略部署基本形成了.
第267章 楚军夜袭
楚军与盟军对峙着,气氛拉紧,剑拔弩张,眼光狠劲与杀意十足,只待一声令下,冲锋上前疯狂地砍杀面前的敌人.
楚军中的将士有江东子弟,有边塞驻守的秦卒,都是凶猛的士兵,若是以硬碰硬,盟军博而杂,其余五国旧地的士兵软弱胆小,下手不够狠,肯定挡不住楚军的滔天的杀气.
但盟军十万人马按照 叶玩儿布下的阵法,由龙军精锐作为杀手锏,各路义军配合充数,竟化腐朽为神奇,将敌人扑面而来的杀气卸于无形,战斗力和阻抗力同样不容小觑.
双方大军都不动,彼此张望,战鼓依旧有节奏地敲着.
“咚咚咚……”
干打雷不下雨,双方士气都飞在下降,对于盟军而言,能拖住楚军就算胜利了,所以心理上的压力不大,而楚军处在咸阳秦军和后面盟军的中央,腹背受敌,牵一发而动全身,没有想到两全之策前,还不敢轻举妄动.
先灭盟军,还是先攻咸阳?一时踌躇难定.
发动进攻对付眼前盟军,并没有十足把握破阵,最终两败俱伤,反被咸阳林高渔翁之利,那么东方六国都是罪人了!若先攻咸阳,动用楚军主力,

其他章节
为您推荐
男频人气榜
  • 皇叔竟是宠妻狂魔佚名
  • 执着是爱的通行证庭前花
女频人气榜
  • 大佬非要把我宠成小祖宗柳小小
  • 女将军请上棺佚名
  • 大佬前妻在线撒野佚名
  • 四个夫君香奈儿不香
  • 平生只对她服软明珠
  • 职场逍遥王八方来财

有名文学网为您提供最热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为非盈利性个人网站,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于互联网,版权属原著所有,若有需要请购买正版。如有侵权,敬请来信联系我们,我们立即删除。Copyright © 2019-2021 um5.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