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小说心间软刺目录免费阅读

时间:2022-08-06 15:03编辑:有名文学网

心间软刺免费

分类 言情 主角 心间软刺 作者 笙歌

简介: 心间软刺资源带给大家,作者笙歌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小说详情

全文小说心间软刺目录免费阅读

《心间软刺》 第1章   兄妹 1 内容试读

黎家大宅,一个扎着两条羊角辫的小女孩正蹑手蹑脚地穿过草坪,猫着身子往不远处的一面落地玻璃窗走去。她脚边有一只牧羊犬,正学着她的模样,颇为警觉地跟在小女孩身边,机敏地靠近落地窗。

离目的地越近,小女孩便越小心,也越忐忑,毕竟待会儿就要干坏事儿了。

“嘘——”小女孩做贼心虚似的对着狗狗做了一个“不准出声”的动作,尽管只得到狗狗的一个蔑视眼神,但转移了一丢丢害怕的她十分满意地摸了把它的头,算是对它配合态度的奖励。

确定没有暴露的危险,她踮着脚贴近落地窗。窗户上晃来晃去的都是她的倒影,直到她把额头贴在冰冰凉凉的玻璃上,才避开了阳光投射在玻璃上形成的反光,清晰地看到了玻璃另一侧正在书房里埋头苦读的哥哥们。

黎家的书房在别墅区的一楼,内部空间宽阔,有两层楼那么高,房间内沿墙嵌入三面巨型书架,书架顶部直抵天花板,被各种书塞得不留缝隙。如此丰富的藏书堆砌在一起,烘托出一种巍峨的气魄。

这是黎家老爷子黎振海的得意之作,虽然重利是商人的本色,但他很希望给自己身上打一层饱读诗书的儒商光芒。只要在家,他都会带着两个孙子待在书房里,要么坐在书架底部的沙发摇椅上看报,要么站在书架前的螺旋扶梯上找书。幼儿园中班的黎米芸小朋友有幸被排除在“书房三人组”之外,今年只有五岁的她看不懂这些书,还能享受美好的玩乐时光。但每次她站在地面上昂首向上望着几面“书墙”时,都会感受到被知识的力量碾压得难以呼吸的眩晕感。

在为知识的浩瀚力量咋舌之后,黎米芸将目光落在两个哥哥身上。大哥黎米笙已经十一岁了,长成了小少年的模样,坐在椅子上腰背挺直,全神贯注地翻阅放在他面前的厚厚的德文期刊。二哥黎米樾今年九岁,还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稚气未脱,虽然面前也敞开着一本英文读物,但他左顾右盼,时不时偷瞄坐在书房另一个角落,看财经杂志的爷爷黎振海。趁开小差没被发现的空当,他撕了一张小纸片,对着空气吹着玩——只要不看书,无论什么都可以拿来当玩具。

蓦地,他注意到落地窗旁脸快被玻璃压成一张饼的黎米芸,瞬间咧开一个大笑脸。他冲妹妹挥挥手打招呼,还不忘扯着哥哥的肩膀,无声地指着窗外,示意哥哥看过去。

至此,兄妹三人成功接头。

黎米芸冲着哥哥们招手,用夸张的口型无声地说出“出来一起玩”的提议。黎米樾眼睛一亮,非常心动,可随后想到一旁监督他们认真学习的爷爷,立时又蔫了。

黎米笙没有搭理身边的弟弟,他注视着外面正嘟嘴挤眼、努力用表情催促他们出去的妹妹,眉目间的温情慢慢浮现,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显。欣赏完黎米芸活泼可爱的肢体动作,他才用手指了指窗外安静地站在一边的牧羊犬,又微微示意妹妹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爷爷。此刻,爷爷摘掉老花镜放在沙发扶手上,整个人后仰靠着椅背,正捏着鼻梁缓解眼部疲劳。

黎米芸接收到哥哥的指示,颇有默契地点点头,转身对牧羊犬下达命令:“金豆豆!”

牧羊犬立刻前肢离地,站立在地上,昂首挺胸。

“去拿爷爷的眼镜!”

牧羊犬的智商不愧是“犬中博士后”,它立刻冲了出去,转弯进了别墅。

不一会儿,书房里就蹿进了一条狗,紧接着是黎爷爷严厉呵斥的声音:“金豆豆!给我放下!”

但金豆豆不为所动,它完美地执行小主人的命令,身姿矫健地叼着老花镜往外跑,动作之挑衅气得黎爷爷只匆匆对兄弟俩留下一句“你们继续看,不要分神”,就追着狗走了。

计划成功。

黎米樾蹦起来:“哥,走走走!我们快点去跟妹妹玩!”待在书房里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如坐针毡,他心急得很,生怕爷爷马上回来。

黎米笙不为所动,慢悠悠地站起身,从桌角拿起一枚书签卡插入刚刚看的页面,才把书合起来。

“哥,你快点!”

这种争分夺秒的时刻,黎米樾很看不惯大哥的磨磨蹭蹭,于是急性子地一把拉起大哥,用小牛犊般的力气闷头往外冲,与外面的黎米芸会合,一起偷溜出黎家大宅。

三人停在别墅区另一边的后湖。十月中旬的午后,阳光不太热烈,却仍旧和煦温暖,空气中弥漫着若有似无的花香。

黎米芸被黎米樾恶作剧地揪了一下头发,于是追着他在湖边的草地上疯狂乱跑,黎米笙坐在草坪上玩魔方,时不时地停下来伸手帮忙拦一下跑得太快让黎米芸追不上的黎米樾。游戏没有太多趣味性,但他们不管,开心就好。

过了一会儿,完成调虎离山计重任的金豆豆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迅速加入这场追逐游戏。

黎米樾“咦”了一声:“金豆豆,你回来啦?爷爷呢?”

他也就是随口一嘀咕,看到黎米芸马上要追上来了,立刻忘记说过什么,撒丫子继续跑起来。

黎米笙不由得感慨弟弟金鱼般记忆的脑袋瓜。

爷爷?爷爷应该正在发火吧。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黎振海艰难地从狗嘴里夺回他的眼镜,一边往回走一边想着要找个宠物驯养师来家里再好好调教一下金豆豆。结果一回到书房,发现两个孙子都不见了,他整个人顿时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只剩下一声怒喝:“人都跑哪里去了?”

儿子早年因病去世,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黯然神伤了一阵子,幸好还给他留下两个聪明的孙子。自此之后,他带着要提早培养接班人的决心,请名师在家里授课教导,还经常带着他们往公司跑,各种熟悉人脉的商业宴会也不落下。他下了大力气来培养这两个孙子,尽管知道学习枯燥,小孩子难免会坐不住,但看到两个孙子真的趁他不注意就偷溜出去玩,还是止不住恼火。

他转身就要叫人去找黎米笙和黎米樾,却与专程来送果盘的程锦对上。

“父亲?”书房门口,程锦看着自家公公气急败坏的样子,有些疑惑,“笙笙他们人呢?”

“还不是跟着小芸一起跑出去了。”黎振海猜到是孙女捣得鬼,正生着气,难免迁怒,逮到人就发火,“你整天闲着,怎么连个孩子都看不好?小芸天天来找她哥哥们玩,让他们还怎么安心学习?”

说到这里,黎振海怒火更胜,声音也大了起来:“我跟你说,米笙和米樾这两个孩子以后要继承黎家这一大摊子家业的,不能跟小芸这个小疯子一样天天就知道玩。你再不管好她,我以后就让你带着她住出去,免得影响到别人,米笙和米樾可是我们黎家的希望!”

程锦性格温柔内敛,不喜欢跟人辩驳。她虽然觉得公公对两个儿子的教育抓得过紧,不利于小孩子的身心健康,但也不会当面反抗,只是背地里支持女儿来找儿子们出去玩。如今被黎老爷子一通警告,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点头,坚持贯彻“积极认错,死不悔改”的方针。

后湖,黎米芸和哥哥们玩得十分尽兴,最后跑得失力,一个腿软摔倒在地。她的手掌心刚好按在一粒碎石上面,皮肤被蹭破,流出一点点血。她愣怔地看着伤口,还没感觉到痛,黎米笙跟黎米樾就已经飞快地跑到她身边,抓起她的手,本能地对着伤口吹了吹,接着观察妹妹的神色,企图把她的泪水扼杀在摇篮里。

“不哭,芸芸,哥哥帮你呼呼,”黎米笙哄着妹妹,“等下哥哥带你去吃蛋糕,好不好?”

闻言,黎米芸刚想咧嘴大哭的动作就中断了。

“还有你爱吃的巧克力,”黎米樾瞧着,补上一句,“妹妹摔倒了没有哭,很勇敢,我把我那份也给你吃。”

黎米芸完全忘记了手上的小伤,重重地点头:“嗯!我们一起吃!”

“好。”两个哥哥应道。

想到等下就能吃到自己喜欢的甜点,黎米芸笑得露出洁白的小牙齿,眼睛眯成一道弯。

黎米笙拉着她站起身,黎米樾牵着她另一只手,三个人手拉手回家去。

时间宛如一本相册,一翻页就过了三四年。

黎振海仍旧面容严肃地戴着老花镜,坐在书房里看财经新闻。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风风火火的。

“爷爷!”放学归来的黎米樾推开书房大门,把书包重重地摔在黎振海面前,他气都没喘匀,就质问道,“为什么要让妈妈带着小妹离开黎宅?”

黎米樾这个毫无教养的举动让黎振海额间的川字纹更加深了几分。他抬起眼皮,注意到了黎米樾身后的黎米笙,虽然未开口,但流露出的怒意并不比黎米樾少。

察觉到大孙子的情绪,黎振海的嘴角下垂了几分,他开口解释:“是程锦说想回去看看娘家人,才带着小芸一起去你们外祖家。而且你们母亲身体一直不是太好,我们这里冬天的气候又不太养人,你们外祖家居住的小岛如今正适合避寒温养,对你们母亲的身体有好处。”

黎米樾想到母亲身体娇弱,被这个理由说服,气焰稍稍熄灭:“可是也不用走得那么着急,怎么不等我跟哥哥回家再说?”

“你自己去问她吧。”黎振海摆摆手,懒得再回应,又继续浏览新闻。

“爷爷……”黎米樾又要发飙,肩膀却被黎米笙搭住,微微使力制止了他的暴脾气。

黎米笙的声音不急不缓:“爷爷,那妈妈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这我就不清楚了,自然是她什么时候想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了。”黎振海拉低眼镜,一双锐利的眼睛带着警告的意味,直视黎米笙,“程锦的事,我作为公爹不好过问太多,这些事情就不要再问我了。你们兄弟两个,一晃都长大了,自然要更懂事一些。黎家家大业大,以后都要交到你们的手里。爷爷也不求其他,只希望你们以学习为重,不要总这么幼稚,担不起大任。”

气氛凝滞了几秒钟,黎米笙搂过弟弟的肩膀,以防他再生气,随后应答:“好的爷爷,您放心,我跟弟弟会更努力地。”

“那就好。去学习吧。”

黎米樾气呼呼地挣开哥哥的手,故意步伐很重发泄愤怒,在地板上踩得啪啪作响,向书房中他与哥哥的座位上走去。

黎米笙没精力再去管教弟弟的这点小叛逆,心里牵挂着已经不在黎宅的妈妈跟妹妹,一时之间,思绪有些发散。

“哥,晚点我们打电话让妈妈早点回来吧。”黎米樾在笔记本上唰唰写下一行字,推到哥哥面前,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哥哥。

黎米笙点头。

时间继续往前滚动。

黎家的别墅灯火明亮,装扮一新,宾客陆陆续续地进门,笑意盈盈地来到黎振海面前,对他送上一句“祝贺您家大公子十六岁生日快乐”,再接着说“没想到您这么年轻,孙子都已经长成翩翩少年了,好福气”或是“再过几年就能接您的班,您也能好好享享儿孙的福了”这些让黎老爷子开怀的恭维话,宾主之间的气氛十分融洽。

当事人黎米笙同样也很高兴,他带着弟弟站在门口,面带微笑地谢过来参加他生日宴会的客人们,眼神却一直认真地注视着院子前面的那条路,希望他和弟弟朝思暮想的两个身影尽快出现。

昨晚,妹妹黎米芸在电话里说,她今天会跟妈妈一起回来给他庆祝生日。

那年她们离开,妈妈说岛上的气候很适合她调养身体,黎米芸也转学去了那里,陪着妈妈。她们俩一年中只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是回舟曲市的黎宅小住的。

黎米笙和黎米樾起先不太习惯,后来慢慢用“就当是在学校里寄宿,每年寒暑假才能回家见到家人”这种见鬼的理由来安慰自己,至此才接受和最亲的家人分别的事实。但每天晚上,三兄妹都要在视频里见面,分享每天发生的新鲜事,联络完感天动地的兄妹情后才肯入睡。

“也不知道芸芸给大哥准备了什么礼物,我昨晚问她,她硬是不肯说,就说要给你一个惊喜,”十四岁的黎米樾比过去成熟了很多,老成地叹了一口气,“哎,小孩子真是越来越难带了。”

“你才多大?”

“那也比芸芸大,”黎米樾骄傲,随后再次询问,“哥,你就不好奇芸芸的礼物吗?”

黎米笙不正面回答:“你这么关心干吗,又不是给你的。”

“问问又没事。再说了,你的就是我的,我们不分彼此。”

黎米笙不接弟弟这种“你的就是我的”的占便宜歪理,回答他上一个问题:“不知道。”

“什么?”

“不知道芸芸送的礼物是什么啊。”黎米笙说起妹妹,神情也变得柔和,“可能是她自己做的手工。上次她说去海边捡了很多小贝壳。”

妹妹是温暖的小棉袄,送的礼物一直很有心意。

“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黎米樾抓住重点,随即抗议,“你们是不是背着我偷偷联系了?为什么我不知道她捡贝壳这件事?你们两个不带我玩!”

黎米笙被弟弟吵得有点烦躁,难得翻了个白眼:“你上次跟人打篮球回来,那天晚上我们三个一起聊天的时候,你睡着了。”

闻言,黎米樾消停下来:“哦,那我倒是得看看那丫头做了什么东西。”

但是,他们迟迟没有等到人。

天色黑了下来,突然下起瓢泼大雨。等到宾客们全部尽兴而归,接程锦和黎米芸的人依旧没有回来。黎米笙面上的客气笑容再也维持不住,拨打给程锦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黎米樾越来越担心,急得双眼通红:“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没有把人接回来?”

黎振海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闻言睁开眼,带着一贯的威严淡淡地说:“就这点事情,你都能急红眼?不沉稳。”

说完,他又闭上眼,静静地等着。

黎米樾习惯了爷爷见缝插针的挫折教育方式,也不想多跟他计较,把头扭到一边懒得理他。

一旁的黎米笙同样没把爷爷的态度当回事,他拿出手机打给司机,说:“李叔,你把车开出来,送我跟弟弟去接人。”

心里莫名有种不踏实的慌乱,黎米笙不确定这种感觉源于哪处,只希望这种不安感只是自己杞人忧天。

他想尽快见到妈妈和小妹,确保她们安全无虞。

这时,黎振海的手机响起。

黎米笙跟黎米樾都下意识地抬头看向爷爷那边,目光灼灼。

黎振海看到是派去接人的属下打来的电话,接起电话,打开外放功能。

“喂。”

“董事长,出事了。黎少夫人跟黎小姐乘坐的船失事了。”

世界一下子失去声音,黎米笙跟黎米樾脸色苍白到失去血色,大脑已经来不及做出什么指令,身体却疯了一样冲进雨中。而黎老爷子已握不住手机,整个人失去力气般瘫软在沙发上,双眼失去了光彩……

其他章节
为您推荐
男频人气榜
  • 皇叔竟是宠妻狂魔佚名
  • 执着是爱的通行证庭前花
女频人气榜
  • 大佬非要把我宠成小祖宗柳小小
  • 女将军请上棺佚名
  • 大佬前妻在线撒野佚名
  • 四个夫君香奈儿不香
  • 平生只对她服软明珠
  • 职场逍遥王八方来财

有名文学网为您提供最热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为非盈利性个人网站,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于互联网,版权属原著所有,若有需要请购买正版。如有侵权,敬请来信联系我们,我们立即删除。Copyright © 2019-2021 um5.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