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乐(晏时陈羡)格格党免费小说_怀乐格格党全文阅读

时间:2022-08-03 17:53编辑:shujian

怀乐免费

分类 古言 主角 怀乐公主傅忱 作者 晏时陈羡

简介: 《怀乐》由晏时陈羡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主角怀乐公主傅忱,内容主要讲述:怀乐扬起一个和善的笑容,她收起帕子,把小酥饼的碎渣一点点捡起来吃干净。边吃边说道,“不不能浪浪费。”傅忱看着她,目光转到丢到地上的油纸上,为了防止她真捡起来舔干净。伸出脚,踩上去,碾了个彻底。...

小说详情

怀乐(晏时陈羡)格格党免费小说_怀乐格格党全文阅读

《怀乐》 第4章    内容试读

他复掀开了眼帘,瞧见那小结巴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花猫。

身上的对襟裙还是春衫的样式,薄,就这样蹲着,她太瘦了,背后的脊骨凸出来一节一节的,之前抱她的时候,他就觉得不适。

外头那件水烟色的披帛,松松垮垮,更显得她肩薄人小。

头发一半盘成了简单的发髻,另一半披散垂至手臂的身侧,过长的发尾扫到了殿内铺地的绒垫上。

傅忱单手撑着头,慵懒瞥着她,虽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她的双肩微微颤抖,虽然幅度很小,几乎看不见。

她在哭,虽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傅忱的眼力极好,观察入微,并没有错过,而且她面前那块绒垫的颜色比旁的要深一些,是被泪打湿的。

这就哭了?

傅忱瞧不上眼地撇嘴摇摇头,真没用的小结巴,哭也要躲着哭。

想不明白她为什么哭,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软弱,她总算有些难得的自知之明。

傅忱瞧了一会,兴致阑珊打了个哈欠,闭上眼预备休憩了。

她爱哭便哭,知道不吵他就算是个懂事的,看在她懂事的份上,也不和她计较。

过了夜,时辰拖得很长,那下药的人昨夜没有得逞,只怕不肯轻易放过他,汴梁地大,皇宫占了整块都城的三分之二。

宫宇这么多,南殿很偏,这里时常闹鬼,下药的人只怕不那么容易找到这里来,是块委身的好地方,他暂且留在这里休养生息。

鼻头很酸,眼睛胀胀的,手肘和指腹又疼,身上的酸麻没有好。

怀乐使了劲想要振作,她不想哭,谁知道越憋越憋,憋不住,眼泪大颗大颗砸下来。

她哭得很专心,心里想着憋不住的话,只哭一小会就好了,谁知道越这样想,眼泪更是汪汪留下来。

怕吵醒傅忱,她鼻涕泡泡冒了都不敢吸鼻子擦。

一直哭到腿脚发麻,她才捏着帕子小声擦干净眼泪,低着头跑出去舀了一盆水擦干净自己,回来的时候傅忱已经入睡。

换了一件稍大稍厚的斗篷,怀乐蹑手蹑脚阖上门。

雪已经停了。

风刺骨寒冷,怀乐搓着手臂走路,谁知道走得太认真,转角的时候眼前一黑。

撞得她脑门疼,整个人因为惯性往后倒。

眼瞧着就要摔了,忽而被人一把拽住,才堪堪停稳。

旋即又被甩开,一屁股栽进雪里,疼得尾椎骨发麻。

才好的鼻子又酸了。

“哪里来的小老鼠,冲撞了二殿下,瞧着你的脑袋是不想要了!”

这声音呵斥得怀乐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冷颤,她识得的,不消前头自报家门,说是二殿下。

她也知道撞到谁了。

是她那个惯爱指使人扇巴掌,抽鞭子的二哥哥。

怀乐忙忙站起来,半边身子还粘着雪,也顾不得弄干净,跟面前的梁怀惔福了一个见礼。

“怀乐见见见过二哥哥哥。”

她的牙齿因为冷和生理性害怕而打颤。

怀乐很怵这个名义上的二哥哥,止不住地抖。

说完话,便垂着头,梁怀惔罕见的没发作,只皱眉,他身边的随从倒先笑了起来。

“殿下,属下瞧着是哪个走路不长眼的横冲直撞冒犯您,原来是小公主啊。”

几人跟在梁怀惔身边为非作歹久了,遇到软柿子自然也就没收敛住,竟然学着怀乐说话取笑她。

“二二哥哥哥”

“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的侍从都大笑起来,怀乐头垂得更低,恨不得埋到地下去。

她一紧张,手总藏不住在袖子里绞起来,眼圈已有些发红了。

谁知,起头的侍从被梁怀惔用手里的打马鞭抽了后颈一大鞭。

劈啪一声响,还在笑的侍从后背衣裳抽烂了,皮肉见血,疼得龇牙咧嘴,缩在地上浑身打颤。

适才还在取笑怀乐的所有人全都哗啦跪了下去。

颤巍巍求饶,“殿殿下”

谁知道这位喜怒无常的祖宗平白无故犯的什么性子,方才不还好好的吗?

难不成是为了给小公主出头,分明两人都没见过几面。

猜不出个由头,被抽的侍从跟他旁边久了,凭直觉也能感知他心里想着的七八分。

拖着两条腿跪朝怀乐这边。

“公主饶命,属奴奴有眼不识泰山,胡言乱语,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替奴跟殿下求个情吧”

怀乐被这一波反转吓得愣眼,她的脑子甚至都没有理明白,狗仗人势的随从已经两手朝她叩拜求饶,额头都磕破皮了。

“公主饶命公主饶命。”

跟着笑怀乐的侍从全都清一色抖成了筛子。

怀乐怯怯抬头,还没来得及看清她同父异母,没甚交情平白无故莫名替她出头的二哥哥。

一道爽朗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

“衡之,我与子凛棋局都走三转了,你倒好,打个马也不瞧瞧时辰,如今天都黑了,还不见回来。”

衡之是梁怀惔的表字。

大殿下与二殿下向来不合,怀乐听宫人说过,她自己也知道大哥哥温润有礼,和二哥哥是不同的人。

两人见面都少讲话。

能这么亲热称呼二哥哥,怀乐低着头,睁大那双水润润的眸子想要悄悄打量来人。

谁知道对方也在打量他,被抓了一个正着。

“哟,给人出头呢。”

“原以为是外邦新进的野马难驯服,叫你栽了,不曾想,没有野马栽你,是你自个栽女人窝了。”

他的服饰与汴梁人的穿着尽不相同,不是常见文臣武将家公子会穿的圆领袍裰。

他穿交襟领子裹着毛茸茸的边,两只袖子单薄不那么厚,上面缀了很多颜色不同的珠子,不仅仅是衣服上,连他的辫了小股辫子的头发也穿有很多珠子。

怀乐惊了一惊,是胡人。

她记得父皇很喜欢的美人,刚来汴梁的时候就是这幅打扮,她听三姐姐说过,那是西域来的胡女。

怀乐头又低了下去,她拉斗篷遮住脸,挡了一个严严实实,一副怕生的模样。

只露出一双细白的腕子,上面有带着一只水润的青玉和田镯子。

“抬起头来给本王子瞧瞧,你是哪个院里抬进宫的小流莺,竟然博得衡之为你出头。”

怀乐胆小,她本来性子软和,再不敢开口了,别谈解释,只往后缩躲。

“胆子这样小?”

胡人王子来了兴趣,三两步跨到怀乐面前,就要一把掀开她的斗篷,打算仔细将她瞧个干净。

一直默不作声的梁怀惔,用马鞭隔开他的手,胡人王子转过来,唇边勾着一抹玩味的笑瞧着他。

梁怀惔不耐烦说道,“外头雪大,别在这里耽搁了,走吧。”

说完用脚踢了地上还在跪着的随从,他下脚很重,颇有收拾的意思,顶头的随从被他踢得大了一个滚,闷哼一声,捂着胸口呕出一口血,眼翻了个白,脚一蹬昏死过去了。

怀乐吓得发抖,胡人王子对她还有兴趣,只是再没有动手动脚,只围着她转了一个圈。

啧啧又来了两句,“怕成这样?”

“你刚跟的梁衡之么?”

怀乐正愁不知道怎么回话,她估摸着能直呼二哥哥表字的人,身份应当不低,只怕她嘴笨,说错了话,惹人嫌弃事小,招祸事就大了。

“哎”

他滔滔不绝,还要再问。

梁怀惔没逗留多久很快走了,这个男人也快步跟上,只是还回头频频打量驻足在原地的怀乐。

地上跪着的一片随从,朝怀乐行了一个礼把雪地里晕死的随从如同收拾杀掉的牲畜那样拖走。

没几阵,琐碎的声音消失,很快恢复了平静。

怀乐心里依然心有余悸,揣揣不安,雪地里残留的黑血一团的,她瞧着心里害怕加快步子离开。

白梨树又折了几根枝桠。

怀乐少出门,不在后宫走动,不知道这梨树是黎美人得爱树,她把残枝清掉,又扫干净树上和树下的雪。

弄到夜幕低垂,才气喘吁吁停下,额上已经冒了汗,肚子因为做了伙计消耗大量的体力而咕咕叫唤起来。

入了秋,御花园本来有很多澄黄好看的枫叶,风雪太大,一晚上的功夫全都给打得凋零了,怀乐绕了好几个圈子,腿都跑酸了,也没找到几个好看的。

她微微丧气,红唇嘟起来,还想着带回去给漂亮质子看看。

给他枫叶,就能和他多说几句话,兴许他一高兴,就乐意再和她多说几句,再多高兴一点,她也就知道他的名字了。

怀乐没找到枫叶,往回走的时候。

其他章节
为您推荐
男频人气榜
  • 皇叔竟是宠妻狂魔佚名
  • 执着是爱的通行证庭前花
女频人气榜
  • 大佬非要把我宠成小祖宗柳小小
  • 女将军请上棺佚名
  • 大佬前妻在线撒野佚名
  • 四个夫君香奈儿不香
  • 平生只对她服软明珠
  • 职场逍遥王八方来财

有名文学网为您提供最热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为非盈利性个人网站,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于互联网,版权属原著所有,若有需要请购买正版。如有侵权,敬请来信联系我们,我们立即删除。Copyright © 2019-2021 um5.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