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风起时想见你by恬剑灵全文阅读

时间:2022-05-15 14:19编辑:有名文学网

风起时想见你免费

分类 言情 主角 周汀、谢岑安 作者 恬剑灵

简介: 名字是《风起时想见你》的小说是作家恬剑灵的作品,讲述主角周汀、谢岑安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

小说详情

小说风起时想见你by恬剑灵全文阅读

《风起时想见你》 第3章    内容试读

“嫂子啊!”小郭理所当然地回道,察觉到谢岑安的神色越来越不对劲,他又有些不太确定地开口,“难不成你们两个分手了?”如果真的分手了,那他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他这乌鸦嘴还真是欠收拾!

谢岑安看着欲言又止的小郭,又看向周汀,一时之间竟有些语塞。

倒是周汀,心情霎时大好:“谢总,你耳朵应该不聋吧?这儿可是有个现成的人证来证明你我的关系。怎么着,还打算再赖账?”

小郭察觉到现场气氛有些僵硬,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谢指导员,你们吵架了?其实吧,夫妻吵架还不是那么回事?床头吵架床尾和呗。你俩在一起都这么多年了,不拌拌嘴才叫不正常呢。”

周汀一脸欣慰地点头:“还是小郭你这话在理啊,不像有些人,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连承认我这个女友都不敢。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呢?”

她斜睨着谢岑安,指责意味明显。

小郭有些激动:“嫂子你居然还认识我?”

周汀只觉得面前的人有些眼熟,听谢岑安唤他小郭,自然一下子就联想到了。

“你外号‘背锅侠’,我可是记忆犹新呢。现在借调到外地的时候,你是不是还总是背着你那口大锅呢?”

“没了。我媳妇心疼我,给我准备了一个小巧的电热杯。”小郭悻悻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腼腆的脸上微微露出一抹羞涩。

农村出来的娃,最是明白生活的艰辛。所以当年他刚入行出任务时,路程远需要好几天的时候,总会不怕苦不怕累地背着一口锅,这也是他外号的由来。

谢岑安沉默地看着两人相谈甚欢,眸中涌动着不知名的情绪。

小郭他们的出警任务完成,得归队了。他临走前和谢岑安告别,又和周汀互相留了电话。

事故车辆在火查专家进行了初步检查之后被拖走了,道路重新恢复畅通。一辆停在路边的加长黑色商务车,金灿灿的车标夺人眼球。

“谢总,飞机快赶不上了。”威廉再次不怕死地催促着自家上司。

周汀抢先道:“不用催了,今儿个他不给我个交代,哪儿也别想去。”

语毕,她抱臂睨着谢岑安,示意他可以开口了。

生平第一次,谢岑安有些词穷。

他不确定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错,明明她交给他的所谓“证据”与他无关,可小郭的出现让他不得不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是记忆出了差错。

周围车声人声喇叭声,此起彼伏。他紧抿着薄唇,似在斟酌着用词。

最终,他对她妥协:“如果你真的迫切成为我女友,我们可以试着交往看看。但我无法保证会爱上你,也无法保证我们的交往会长久,我……”

“没问题!”

什么叫她迫切成为他女友?搞得她有多滞销巴着他不放似的。

若是换成以前的周汀,听到他这种鬼话,早就扭头就走了。

可如今的周汀,在经历了五年的痛苦绝望之后,深刻明白自己非他不可。所以,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现在的她确实是迫切地希望成为他女友,只要给她一个能重新站在他身边的机会,哪怕是饮鸩止渴,她也在所不惜。

“不是说赶飞机快来不及了吗?身为你女友的我怎么可以这么不体贴呢?走走走,我送你去机场。这一次出差是飞哪座城市啊?记得要有点身为男友的自觉哦,出差期间每天电话报备知道吗?说起电话,你给我的名片上的电话为什么打不通?给自己女友一个永远都在占线中的号码,你亏不亏心啊你!存心让我联系不到你是吧?”

重新成为谢岑安的女友,周汀深觉自己很有必要好好将他塑造成一个二十四孝好男友。二十四孝好男友第一课,得先教会他意识到女友的重要性。

谢岑安就这么被赶鸭子上架,从单身钻石男一下子成了脱单人士。

他的手臂被女人抱着,甚至还能够感受到女人某处的柔软,一下下挤压着他的手臂肌肤。那种悸动的感觉,让他的心跳莫名有些失序。俊脸,也跟着泛起了微微的红。

“我自己可以走,你不用送了。”他有些不自在地开口。

“那怎么行?你现在在我这儿的信誉度为零,谁知道你会不会像之前那样,让我怎么都联系不上你?”

周汀直接将人“押”上了车,自己也坐了进去挤在他身边。头枕在他肩上,整个人就这么埋到了他胸膛。

属于女人的馨香入鼻,谢岑安身体紧绷,就连耳朵都悄悄蒙上了一抹红。

特助威廉紧跟着坐上了副驾,让司机开车。两人都极有默契地目不斜视,甚至还升上了前后车厢的挡板,给这对新鲜出炉的情侣独处的空间。

道路两旁的建筑逐渐倒退,车子驶入了彩虹快速路,一路往机场风驰电掣。

周汀感受到男人身体的紧绷,心底暗暗好笑。

看来某人还是一如从前,稍稍和她亲密些就容易害羞呢。

她朝他伸出手,笑得犹如狡黠的狐狸:“手机。”

谢岑安的思绪还停留在怀中的馨香上,尚未反应过来。没想到下一秒,女人的手就直接朝他下半身袭了过来。

他顿时大惊失色,大手动作敏捷地截住她作乱的小手:“虽然我们已经算是男女朋友了,但我们之间还没有认真了解过彼此,我觉得我们之间实在是不适合现在就……”

“谢岑安,你这思想怎么这么不纯洁呢!你觉得本仙女会是那种人吗?收起你那不纯洁的思想,本仙女才不会让你享受这种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待遇呢。”女人故意虚张声势地说着,一张满是胶原蛋白的脸却可怜兮兮地皱紧,“你弄疼我啦。”

那声音委屈中带着一抹娇媚,令人耳朵一酥。

谢岑安这才意识到自己因为怕她对他不轨,大手还钳制着她的手腕。他忙松开,醇厚的嗓音染上歉意:“抱歉,我一时情急,没注意力道。”

女人的肌肤白皙敏感,只是被那么一握,就显出了红色的印痕。他看在眼中,愧色渐浓。

“不就是怕我对你做些什么嘛。你至于吗?要吃亏那也是我啊。”周汀略有不满地嘟起了红唇,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之后朝他摊开手,“手机。”

这一次,谢岑安准确地明白了她的意思,将自己的手机从裤兜中掏了出来递到她手上。

“密码。”周汀按亮屏幕,问道。

“没有密码。”

她难以置信地盯着他:“你心还真够大的,就不怕手机落在别人手上,泄露你隐私和你公司的机密?”

“我对我保管手机的能力有信心,不会发生这种意外状况。”

得,还真是够自恋的。

周汀滑动屏幕解锁,拨下了自己的号码。随即,她将手机丢还给他:“这是本仙女的手机号。身为男友,你自觉点将号码存起来,记得随时随地打电话过来嘘寒问暖。追本仙女的人都排成长队了,这个岗位竞争激烈,你不积极点迟早有一天会下岗哦。”

谢岑安:“……”

“对了,你这次去哪里出差?几天回来?”

“天津。”谢岑安说得言简意赅,“消安集团主要发展的是南方的消防器材市场,今年下半年起要逐步打入北方市场。我需要根据考察报告再去确认一些事,大概一周后回来。”

对于他工作上的事情,她不太感兴趣。不过刚刚那辆新能源车自燃,她在一旁听到他对消防人员提起假冒伪劣灭火器的问题,也明白消防器材在灭火中的重要性。

他是消防出身,他比平常人更能明白消防产品对消防工作起的关键性作用。正是他明白这一点,他才会一心投入在消防器材领域,壮大消安集团,研发出更优质更强大的消防产品。

“你这五年都在忙着创业忙着打拼,那你对自己五年前的事情究竟记得多少?”周汀的心脏扑腾扑腾急速跳动,内心有一股冲动,想要明白他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何会不记得她了。

她的岑安,怎么可以忘了她呢……

女人的手极为调皮地钻进了男人的掌心,柔软与坚毅的触碰,带来丝丝撩拨人心的痒意。可偏偏女人还觉得不够,白皙纤长的手指一点点摸索,一根根嵌入他的指缝,最终与他十指相扣。

这样的动作,让谢岑安有些不自在地想要甩脱她的手。

可他刚要挣扎,就反应过来如今两人算是男女朋友了,他如果真的甩脱了她的手,似乎是挺伤人的。

尽量适应着与她的亲密接触,谢岑安平息着那份躁动,努力波澜不惊地回道:“我都记得。”

“你都记得,却唯独忘了我?”

女人有些不依不饶,一双水波潋滟的眸中盛满了委屈。

谢岑安心头微微荡起一丝涟漪,那只自由的手下意识地抚了抚她的发顶作为安慰。

“我对我的记忆力向来很有自信,小郭却证实你是我女友。基于这一相悖点,我会让人去调查清楚。我也会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来确定究竟是否如你所言我真患了PTSD遗忘了你。”

周汀静静地望着旁边的男人,手指把玩着他的指关节,脸上倏地扬起了一抹笑。

这就是她的岑安啊。

正是因为他信任自己曾经的战友兄弟,所以才会因为对方的话而相信她是他曾经的女友。即使他对她已经毫无感情了,也还是会愿意对她负责,想要尝试着和她在一起。

这就够了。

她相信,她的岑安永远都会是她的岑安,不会变。

几人紧赶慢赶终于到了机场。

航班时间临近,过安检的时候,周汀还忍不住抱着谢岑安的手臂不撒手。

“要记得每天想我,给我打视频电话。出差在外别多喝酒,省得被别的女人乘虚而入,被人弄个不雅照不雅视频什么的,你的一世英名可就毁了。不该沾的腥千万不要沾,洁身自爱懂不懂?这年头像本仙女这么只图色不图财的女人可是不多见了,你要珍惜本仙女懂不懂?”

谢岑安听着她喋喋不休的话,满头黑线。

最终,他在女人期盼的眸光下,硬着头皮应了一声:“懂。”

“这才是好男友嘛,来,奖励你一个爱的么么哒。”

周汀今天因为开车穿的是平底鞋,踮起脚尖就贴上了他的侧脸。

蜻蜓点水的吻,动作神态自然,仿佛早就做过千百遍。

谢岑安的脸却是一寸寸发红,赶在被周汀发现他的异样之前,他飞快说道:“时间来不及了,我过安检了,你回去吧。”

此时,威廉办理完托运回来,非常自然地对周汀道:“周小姐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谢总的,也会督促他抽时间给您打电话的。”

谢岑安:“……”这个特助是不是太会做人了些?他前脚刚“交”了个女友,他这个特助后脚就对人家殷勤上了。

“那就麻烦你好好监督他了哦。”周汀冲着威廉甜甜一笑,转而面向谢岑安时,再次踮起脚吻了他一下,“进去吧,记得每天想我哦。”

“嗯。”

这一次,谢岑安几乎是落荒而逃。

她刚刚……吻的是他的唇。

在他背对她的下一秒,他的脸上就燥热得犹如火烧,耳根子灼烫无比。

周汀瞧着他一路过安检去了候机厅,当察觉到他背脊僵硬,耳根子彻底烧红时,心情大好地弯了弯唇。

哟,这是害羞了呢。

不过很快,她就收起了笑。

她的脑中忍不住回想起小郭之前说过的话。

“谢指导员您这些年过得怎样?听说您中途退役之后就开了公司,仍旧涉足消防领域。您现在和嫂子怎样了?应该结婚了吧?想当初你们男才女貌那么登对,可是羡煞了我们队里的一帮单身狗呢。”

这话,明显就不对劲。

他说,谢岑安中途退役之后开了公司。

中途退役。

五年前,谢岑安与其他十三名消防战士因参与国际救援行动牺牲在了异国他乡,消息轰动全国。《新闻联播》播报,各类媒体争相报道,葬礼隆重,举国皆知。

为什么小郭会说他退役了?甚至一点都不知道他曾经牺牲的事情……

究竟是谢岑安的记忆出错了,还是她的记忆混乱了?抑或,这个世界混乱了?

一路想着心事,周汀直到走出机场大厅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车子被遗忘在了那条堵车路段上!估计这会儿早就被拖走了!

心里着急万分,她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刚上车,包里的手机就轰炸般响起。

周汀瞧着来电显示,刚战战兢兢地接起,就听到了陆茗茗的河东狮吼:“周汀你人呢?说好的逛街呢?放老娘鸽子很过瘾是吧?告诉你,友尽了!你不准备一套萝卜丁口红,休想让老娘原谅你!”

 

其他章节
为您推荐
男频人气榜
  • 皇叔竟是宠妻狂魔佚名
  • 执着是爱的通行证庭前花
女频人气榜
  • 大佬非要把我宠成小祖宗柳小小
  • 女将军请上棺佚名
  • 大佬前妻在线撒野佚名
  • 四个夫君香奈儿不香
  • 平生只对她服软明珠
  • 职场逍遥王八方来财

有名文学网为您提供最热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为非盈利性个人网站,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于互联网,版权属原著所有,若有需要请购买正版。如有侵权,敬请来信联系我们,我们立即删除。Copyright © 2019-2021 um5.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