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红线情牵狡诈夫君不好踹by烟庭色完结版阅读

时间:2022-05-12 09:44编辑:有名文学网

红线情牵狡诈夫君不好踹免费

分类 言情 主角 纪连笙,于泽心 作者 烟庭色

简介: 红线情牵狡诈夫君不好踹资源带给大家,作者烟庭色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小说详情

免费小说红线情牵狡诈夫君不好踹by烟庭色完结版阅读

《红线情牵狡诈夫君不好踹》 第2章   第2章 内容试读

“谢谢李嫂。”纪连笙赶紧起身向李嫂道谢。

于泽心却不管这些客套,捧着碗就狼吞虎咽起来。

纪连笙好歹有面包垫肚,他可是从昨晚到今天只咬了一口那个烧焦的兔子肉。

那真是他吃过的最难吃的东西,毕生难忘。

纪连笙见此,面上尴尬不已,赶紧用手捅了捅他的腰。

“不用这么拘谨,不用这么拘谨,我厨头里还炖着一锅鱼汤呢,就先去看看了,纪姑娘,你赶紧坐下来吃吧。”李嫂边摆手,边笑着去了后边的厨房。

李嫂一走,纪连笙立马就爆发了。

“于泽心,你是从来没吃过小米粥,还是怎的?我们是求着人家收留一晚的,不是来这里大摇大摆做客的!”

于泽心被纪连笙这么一吼,可怜巴巴地就抬起头来看她“我饿了嘛,胃疼。”

“......”

她就不该选择和他一块儿走!

微微深呼一口气,纪连笙勉强压住满心的怒火和嫌弃,坐下来开始喝自己的小米粥。

夜晚很快就悄悄来临,李嫂的丈夫李大福扛着一捆干柴回到了家中。

彼时,纪连笙和于泽心正在院子里帮李嫂收着晾在地上的瓜果种子。

李大福乍见多出来的两个奇装异服的少年少女,不禁愣在了门口。

“大福,你回来了?”李嫂刚掀开布帘,就看到了门口的丈夫,赶忙擦了擦手,上前替他把木柴放下来。

“他们是......”

“哦,他们这两个孩子碰巧在这儿迷了路,我看天色不早了,就暂且收留他们在这儿住上一晚,毕竟是两个孩子嘛,总不能让他们露宿荒野吧?”

李大福点头“这里的野兽不少,可不能睡在外面,你就给他们铺两床被褥吧。”

李嫂点头:“已经都给铺好啦,就等着你回来一块儿吃饭呢。”

这时,纪连笙和于泽心也已经收拾好种子来迎接李大福,于泽心背起地上的柴火就放到院子的一角堆叠起来,纪连笙则替他们打起布帘,帮忙将饭菜端到桌上。

“看你们穿的衣服,应该不是我们北冥朝的人吧?”饭桌上,李大福试探地问了一下他们的来历。

纪连笙没出声,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于泽心,暗示他来回答这个棘手的问题。

于泽心觉着自己有点倒霉,他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别人像他们一样被那个会发光的人“选中”,他也不知道那些人相处起来是不是很和睦,总之,他自己和纪连笙是根本就没有搭上线的时候。

“我们......一路跋山涉水,走了好久才走到这里,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在的那个地方叫什么,我们住的那个村子几乎没有外人去过,要不是村子突然发了大水,我们也不会逃难来到这里......”于泽心睁着眼睛开始编瞎话,要不是纪连笙私底下掐了一下他的大腿,他还真想再编点玄幻离谱的东西进去。

“是这样啊,那你们日后打算怎么办呢?”李大福关切地问。

“我们打算去大一点儿的地方找份活儿干干,养活我们自己。”于泽心实在有些不靠谱,这个问题,纪连笙决定还是自己来回答比较稳妥。

“也好,年轻人总要出去闯闯才行。”李大福十分赞同他们俩的决定,“那你们决定好去哪了吗?你们刚来这儿,肯定人生地不熟,也许我还能帮帮你们。”

纪连笙摇摇头:“我和......表哥正为此事发愁呢。”

于泽心眉头一动,他偏头看了纪连笙一眼,倒是很讲义气地没出声反驳。

“是这样么?也对......”李大福沉吟了会儿,突然道,“不若你们就去最近的麟玉城吧,那儿的城主脾气温和,待人待物都十分和气,他治理的麟玉城可以说是繁荣无比,城里的百姓没有一个不尊敬爱戴他的,你们去那儿,一定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差事的。”

听丈夫提起麟玉城,李嫂也不由附和了两句:“我们北冥朝治理的最好的就是麟玉城了,每年城里来往的商人旅客数不胜数,只一点......”李嫂说到这儿忽然就停住了,她犹豫着看向李大福。

李大福笑道:“他们只是两个孩子,话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没必要再藏着掖着,省的让他们好奇起来,反倒今晚都不能睡个好觉。”

李嫂一想也是,便继续说了下去:“只是你们如果真的打算去麟玉城,有一个地方,你们绝对不能去,那就是麟玉城城主府的主阁,麟玉阁。”

麟玉城,麟玉府,麟玉阁......一系列的名词堆叠起来,在纪连笙和于泽心眼里,最后就变成了两个字——激动。

很激动!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们正愁没有线索呢,线索就眼巴巴地送了上来。

“这城主府,像我们这样的普通百姓能随便进出吗?”于泽心总觉得李嫂的话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如果城主府本来就守备森严,能见城主的人也屈指可数,那么李嫂又何必特意强调府中的禁地呢?

“当然可以啊,麟玉城城主一直都很欢迎城中百姓能多去城主府坐坐,有什么困难,他也能及时帮着解决。”李嫂说到这儿,已是满眼的崇敬,“要是我们北冥的皇上也能这般平易近人,体恤民间疾苦就好了。”

“这话可不能乱说,”李大福见妻子越说越歪,赶紧出声制止了她,“这可是对皇上的大不敬。”

说到底,他们只是区区一介平头老百姓,这皇上的品行和治理国家的手段,哪是他们能议论的?

李嫂也自知方才的话有些说过了,便没再说下去,纪连笙和于泽心两人见势,也没再多问什么。

这顿晚饭就这样悄悄结束在了最后的静默声中。

翌日,天晴,微风。

纪连笙和于泽心告别李家夫妇,带着他们好心赠送的行囊上了路。

“你不觉得我们这一身行头有些怪异吗?”于泽心拉了拉自己的上衣,“我们这次是去偷东西的,这么醒目,恐怕不太好吧?”

纪连笙上下扫了一眼于泽心,点了点头:“确实。”

“......”

“李嫂不是给了我们一些碎银子么?进麟玉城后,我们寻家裁缝铺就是了。”

于泽心也不敢提什么反对意见,只能点点头,算是同意。

两人走了一会儿,由于实在不识得路,只能找上一个同路的牛车,给主人一点钱后,蹭着牛车去了麟玉城。

李家夫妇说得果然不错,麟玉城不仅离得近,而且人声喧嚣,繁华热闹,天南地北,各色各样的人都有,两人这般奇异的服装在其中倒显得不怎么起眼了。

不过为防意外,纪连笙和于泽心还是找了家裁缝铺,买了几件还算合身的成衣穿上。

由于银钱有限,两人在城里转了大半天,也没敢找人来人往的大客栈,只能将就在一家极为偏僻的小客栈落了脚。

“掌柜的,你们这儿的生意这么不景气,怎么不去找城主大人出出主意呢?”于泽心双手趴在柜台上,一颗头仿佛撑不住似的,直直压在自己的手臂上。

他眨巴着眼睛问掌柜,掌柜却根本不想理会他,自顾自在那儿擦着柜台后的酒缸。

这个酒缸的体型比一般的酒缸要大上许多,外形也怪怪的,如果不是上面贴了一个大大的“酒”字,于泽心几乎认不出来它的用处。

“掌柜的,你们这儿灰尘这么多,是不是因为平常客人少,就没花多少心思打扫呀?”于泽心见掌柜不理他,不死心地继续跟他闲聊。

掌柜这次终于有了点反应,他幽幽抬头看了一眼于泽心,突然咧嘴一笑。

这一笑,直接把于泽心吓得气血倒流,手脚发麻,他快速往后退了一步。

“掌......掌柜的,我还有行李没收拾好,就先回房了......”不待掌柜开口说什么,于泽心回头就往楼上走,一直到进了纪连笙的屋子,他才轻轻关上房门,深呼一口气,瘫坐到了地上。

“你怎么了?”纪连笙皱眉。

这是碰到鬼了不成?

于泽心大喘了几口气,从地上爬起来“我碰到鬼了。”

“......”

“我真的碰到鬼了!”见纪连笙像是看一个白痴一样看着他,于泽心急得面色都白了。

“是吗?什么时候?在哪里?那鬼长什么样子?”纪连笙走到窗户边坐下,拎起水壶想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然而只闻“晃”一声,倒进杯子的却是一层灰。

“你看吧,我没唬你吧?”于泽心一手指着那满是灰尘的杯子,眼睛瞪得大大的,语气也不知是得意还是害怕,亦或两者都有。

纪连笙这时也皱紧了眉。

“那我们是现在走吗?”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天黑了。”

于泽心脸上的表情呆了一下,随即就垮了下来。

“算了,我们还是明天再走吧,这里好歹还有点亮。”

纪连笙沉吟了一下,也觉得这样最为妥当。

“你在哪见到的鬼?他长什么样?”想来想去,纪连笙还是对这个比较好奇。

于泽心嘴角一抽,很想开口问问她,她究竟是不是个女生,这么理智大胆,就不怕日后找不到老公吗?

但估量了一下两人现在的关系,他还是决定不要自找苦吃。

“在楼下,就长掌柜的样子,可他嘴巴里的牙齿长得比白垩纪的恐龙还要夸张。”一想到方才那个诡异恐怖的笑容,于泽心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牙齿?”纪连笙看向于泽心“你看到的是人鬼,还是畜生鬼?”

“......”

“我看是你心生‘暗鬼’吧?”纪连笙耻笑了他一句,自顾自走到床边,翻身躺了下去“我要睡觉了,你要是害怕,就在这里打地铺好了。”

于泽心被一噎,顿时就生起闷气来,他走到门后,用力把门打了开来,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然而没过几分钟,他又抱着被褥狼狈地跑了回来。

罢罢罢,他是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何必同一个小女子生气?

“别靠我这么近。”纪连笙连眼睛都没抬,直接开口。

刚把地铺挨着纪连笙的床铺好的于泽心顿时就是一僵,他看了看远处漆黑黑的窗户口,又看了看被他锁得严严实实的卧房门,最终万般无奈下,他将已经铺好的被褥往旁边稍稍拉了拉,然后迅速躺了上去。

纪连笙全当不知道他的小动作,翻个身躺到了床里侧。

烛火摇曳,晚风呼呼,静谧的夜空下竟是连蝉鸣声都没有,月光被浅浅的黑云遮上了一层,迷迷蒙蒙地洒下了一片又一片的阴影。

夜深人静。

突然,卧房的门动了一下,有些许轻微的声音从门缝里传进来,模模糊糊的,听不真切。

一直紧绷神经的于泽心立马坐了起来,他蹑手蹑脚地爬上了纪连笙的床,用手肘轻轻推了推她。

没有反应。

他加大力气,又推了推她。

仍旧是没反应。

“装睡好歹也有个限制吧?”于泽心咬牙。

纪连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她突然睁开眼,整个人直接从于泽心上空翻了过去,藏在袖子里的匕首用力往前一刺。

“嗷嗷——!”

一声凄厉的惨叫骤然刺破黑夜的宁静,微弱烛光下渐渐显现出了一个狼头蛇尾的身影。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乍一看到自己刺中的东西,纪连笙也是吓得不轻,她赶紧松开匕首就是往后一跳。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于泽心也不敢再在床上待着,抖着腿就跑到了纪连笙身后。

“我以为,”纪连笙面露抱歉,“这是一家黑店。”

这就是一家黑店啊!

于泽心在心里大喊。

“看起来它是一个妖怪,客栈里不安全了,我说一二三,我们就往外跑。”纪连笙对着于泽心小声说道。

“现在也只好这样了......”于泽心苦着脸,暗暗祈祷天上的神仙能保佑他们今天逃过一劫,不用做了妖怪的盘中餐。

“嗷嗷!嗷嗷!”

纪连笙的那一下是直接刺中妖怪的左眼的,现在它终于从惨痛中回过了一点神,张牙舞爪地向他们冲了过来。

其他章节
为您推荐
男频人气榜
  • 皇叔竟是宠妻狂魔佚名
  • 执着是爱的通行证庭前花
女频人气榜
  • 大佬非要把我宠成小祖宗柳小小
  • 女将军请上棺佚名
  • 大佬前妻在线撒野佚名
  • 四个夫君香奈儿不香
  • 平生只对她服软明珠
  • 职场逍遥王八方来财

有名文学网为您提供最热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为非盈利性个人网站,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于互联网,版权属原著所有,若有需要请购买正版。如有侵权,敬请来信联系我们,我们立即删除。Copyright © 2019-2021 um5.net. All Rights Reserved